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电竞比分网 > 大宋帝王 > 大宋帝王最新章節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唐王爺爺(1)

大宋帝王 第一百二十五章 唐王爺爺(1)


    十一月,西北地區的早晨,霜凍很厲害,晨霧彌漫,氣溫寒冷。但在這個晨霧彌漫的早晨,通向秦州的官道上,卻走來一支高唱戰歌的隊伍。

    “青海長云暗雪山,日暮云沙古戰場,黃金百戰穿金甲,不破樓蘭誓不還!”數百年前,王昌齡的從軍行,再次唱響在古老的渭河沿岸。

    熟悉的腔調,立刻引來無數人側目。

    于是,當晨霧漸漸散去后,人們看到了一支身穿紅色戰袍,著以皮甲,背上背著一個行囊,行囊滿滿當當,裝的嚴嚴實實,腰間配著一把長刀的古怪隊伍,沿著渭河畔的官道,一路向南。

    說他們古怪,是因為這支隊伍的著裝,出奇的統一、標準。

    這在大宋,可真的很少見的。

    除了汴京城里的上四軍外,恐怕沒有幾支部隊能做到這個標準。

    至于在這西北沿邊,能做到這一點的,便是種世衡的部隊,怕也沒有這個資本。

    更讓人看著古怪的,還有他們的精神狀態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的一個事情是——大宋的軍隊,除了發餉的時候以外,普遍的士氣低落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奉命開拔去外地駐屯或者換防的軍隊,那士氣簡直是跌落到谷底的。

    然而,這支隊伍,卻一路行軍,一路高唱著唐代的軍歌與塞下詩,士氣高昂,軍容鼎盛。

    上千人的部隊,行動一致,隊形完整。

    這讓人難免想起了數十年前,駐守在秦州的大宋名將曹瑋曹公在時的情況。

    以至于,有老人看到這個情況,幾乎驚呼出聲:“難道官家派曹侍中回來了?”

    曹瑋戍邊時,大宋西北穩如泰山。

    不管是吐蕃人也好,黨項人也罷,都乖乖的聽從大宋的號令,對大宋邊民不敢有絲毫侵犯。

    哪像現在,兵兇戰危,烽火連天。

    于是,人們紛紛從家里走出來,聚集到道路旁,圍觀著那從遠處走來的隊伍。

    他們看到了兩面儀仗。

    有識字的人,當即念了起來:“皇宋天章閣侍制、欽命秦鳳路馬步軍都總管高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宋皇城使、擲彈軍指揮使,知春坊事、欽命秦州都鈐轄劉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汴京來的老爺啊……”有人笑了起來,笑聲中滿是調侃與無奈,誰不知道,汴京來的老爺兵,除了樣子好看,其他的一無是處呢?

    就在這些人調侃的時候,那支隊伍,也從遠處,走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只是剎那間,所有的調侃消失了。

    因為,每一個人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這支隊伍的軍容與精神狀態。

    魁梧的身材,恍如巨人一般,最矮的士兵,恐怕也有六尺以上。

    身上穿著的皮甲,被擦的干干凈凈,腳下的軍靴上雖然沾著泥土,但一絲褶皺也沒有。

    背后的紅色戰袍,鮮艷而奪目。

    這些士兵的步調,近乎一致,于是,每一步踏出,前后都是嚴絲合縫。

    更緊要的是,他們完全無視了周圍百姓的種種眼神。

    仿佛沒有人存在一樣,高唱著他們的戰歌,踏步向前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,沒有一個士兵,偏離隊伍,更沒有一個人會因為外界而分神。

    這根本不禁軍!

    大宋禁軍的軍紀,什么時候這么好過?

    無數人疑問著。

    須知,這年月,兵匪是一家。

    特別是那些從外地調來駐防的軍隊的軍紀,簡直是無法直視的。

    縱然是在沿邊,以軍紀嚴明著稱的種世衡所部,換防的時候,也難免出現強搶民女,劫掠商賈財貨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現在,卻來了一支,視外人于無物,軍紀嚴明,而且看上去似乎精悍無比的部隊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上四軍?”有些見識比較多的人疑問著。

    恰在此時,附近的幾個藩部豪強聽到風聲,也帶著部曲,趕來圍觀、打探。

    正所謂外行看熱鬧,內行看門道。

    秦州地區,自唐末以來,就是藩漢雜居之所。

    甚至,一度此地藩部的人數,遠遠多于漢人。

    而這些藩部,什么人都有。

    既有吐蕃人,也有黨項人,更有羌人。

    這些人和他們青唐、銀夏的親戚相比,除了漢化程度很高外,沒有其他區別。

    宋庭也很依賴這些熟諳弓馬,善于征戰的藩部,經常抽調他們的部曲參與戰爭。

    自然,這些藩部豪強,都是知兵的。

    “有古怪!”一個四十多歲的藩部豪強,騎在馬上,遠遠的看著那支隊伍,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很古怪……”另一個豪強在旁邊輕聲道:“大宋官軍,從未有過這樣的部隊……”

    “照理來說,這樣的官軍,起碼應該人人有馬……”

    大宋缺馬,但這只是相對全國而言。

    在沿邊這里,大宋官家精銳的騎兵很多。

    涇原路的任福、葛懷敏、趙詢,環慶路的種世衡、狄青,這些有名的官軍大將麾下,都有一支精銳的騎兵。

    而他們眼前的隊伍,從單兵素質和整體氣勢、精神面貌來說,都遠勝沿邊的所謂精銳。

    講道理,他們應該是最好的騎兵兵源。

    然而,這支部隊卻在步行。

    更奇怪的是,一般的官軍若是步軍,如此精銳的軍隊,應該人人都是神射手。

    但他們卻沒有背弓挾弩。

    反倒是在背上背著一個古怪的行囊。

    “皇宋皇城使、擲彈軍指揮使,知春坊事劉……”一個年輕人遠眺著儀仗,念出這個古怪的頭銜,他是藩部里的讀書人,立志要考中進士,所以,對大宋的官制有過研究,念著這個頭銜,他忽然尖叫起來:“知春坊……知春坊……是唐王爺爺座下的大將來了!”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所有藩部的人都炸開了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春坊,是大宋太子的居所,如今大宋未立太子,能居春坊的除了那位藥師王菩薩親授無上圣法的皇嗣唐王爺爺,還能有誰?”年輕人激動的道:“我早就聽說,唐王爺爺身邊有大臣姓劉,乃是從前的榮國公之子。允文允武,忠心耿耿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今,儀仗牌匾上,明明白白的寫著:皇宋皇城使、擲彈軍指揮使、欽命秦州都鈐轄劉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了那位唐王爺爺座下大將,還能是誰?”

    于是,所有藩部豪強渾身戰栗,之前的一切不解與疑問,此刻都有了答案——這些兵士,定是唐王爺爺親手調教的精銳,護法衛道的金剛羅漢!

    唐王爺爺,得藥師王菩薩授無上圣法,庇佑萬民,種痘解難的故事,如今已在這沿邊四路的藩部,無人不知無人不曉。

    就連青唐的吐蕃贊普,都親自將自己的世子,送去唐王爺爺座下聽講、教導。

    這個事情,哪里還能有假?

    要知道,贊普可是佛子啊,在世的活佛。

    這等人物,都要心甘情愿,戰戰兢兢,虔誠不已的遣使叩拜,并送子聽教。

    這說明了什么?已是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于是,這些虔信佛教的藩部豪強,立刻畢恭畢敬的帶著部曲,迎上那支隊伍,接著人人都恭恭敬敬的跪到道路旁,口稱:“草民外臣,恭問唐王爺爺圣躬……”

    甚至還有人在路邊焚香禱告,念念有詞。

    而這些藩部豪強的動作,立刻引來了其他百姓的關注。

    百姓們一打探,也都驚呆了。

    “唐王爺爺?唐王爺爺!”

    于是,唐王爺爺派大臣來秦州來了的消息,立刻不脛而走,不過半天,整個秦州上下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當這支隊伍在當天下午,抵達秦州城外圍的時候。

    整個秦州的商賈、百姓和附近的農民,都拖家帶口,在城門口等候了。

    里里外外,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高若訥與劉永年看到這個情況,都有些不知所措。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