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电竞比分网 > 神啟者說 > 神啟者說最新章節 > 第五百五十章 過往(祝大家新年快樂)

神啟者說 第五百五十章 過往(祝大家新年快樂)


    自己的腰間空空如也,哪里有半點菩薩劍的影子?

    至于氣血修為……這時候他還在跟著父母逃難,尚未遇見師父,又哪來的機會接觸修行一道?

    這時的他只是個孩子,瘦弱,膽怯,個頭甚至不及面前精壯漢子的腰身。

    一只大手握住了他的喉嚨,將他提到了半空,輕易得像是提起了一只病貓,窒息的感覺很快涌入了他的大腦,但他只能無助地瞪大了眼睛,眼里滿是絕望。

    周圍揮刀劈砍父親的幾人也聚攏過來,臉上帶著怪笑,似乎對首領捉住的這個“小玩意”產生了幾分興趣。

    秦軻的視線越過大漢的頭頂,看到了自己身受重傷的父親正掙扎著從地上站起,血水模糊了那個老實莊稼漢的雙眼,頭上的裂口也毫不留情地往外涌著紅色,但他還是拾起了腳邊的一柄大刀。

    風聲呼嘯,那柄大刀迅疾落下,砍斷了大漢的胳膊。

    伴隨著那名壯漢慘痛哀嚎的聲音,秦軻和那只手臂一起重重地摔在地上,而父親沖了上來,伸手將他推得更遠,然后像一頭發怒的豹子那般拼命揮舞起手中的大刀。

    父親終究只是個農人,從沒練過武,不可能會有什么招式技巧,刀鋒上下舞動更是顯得滑稽可笑,但他身為人父的本能令他這一刻爆發出了常人所沒有的悍勇,斷掉胳膊的大漢痛罵著,狂吼著,然而他身旁的嘍啰竟一時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秦軻站在離父親十步遠的地方,全身顫抖,鼻涕和眼淚都流進了嘴里,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“給老子弄死他們!”壯漢躺倒在地,仰天怒吼著。

    嘍啰們臉上頓時恢復了幾分狠意,終于沖向了那幾近癲狂的莊稼漢。

    父親慘淡一笑,沒有轉頭,而是更加勇猛地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秦軻再度奔跑起來,感覺像是用上了生命僅剩的那絲氣力,空曠的荒原上回蕩起嘍啰們興奮又殘忍的笑罵聲,還有那莊稼漢最后的一句吶喊:“活下去!”

    跑著跑著,那些笑罵聲似乎離自己不遠反近,秦軻感覺到一陣暴怒,好像有什么東西在他身體里炸裂開來,怒火從他的腹部一直焚燒到心臟深處,血脈里的每一寸都是滾燙的。

    那一次他逃了,逃得很遠很遠,但這一次,他回到了父親的身邊。

    父親灰敗的眼睛里帶著幾分無奈,但最終還是回歸了平靜,一只沾滿鮮血的手緩緩地撫上秦軻的臉頰。

    “你說你,讓你快跑,你怎么又回來了?”父親嘆息道:“也罷,小豆子啊,別怕,這回我們都不用再逃了,以后我們也都不用再逃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軻卻依舊傻傻地跪在那,聽著身旁猖獗的笑聲,一顆心冷得好像父親被風吹涼的手掌那樣,他總覺得這一切都太荒誕了,應該是哪里出了錯才是,但他一時又不知道是哪里錯了。

    他回到了這一刻,本該擁有改變結局的能力,可為什么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再次發生?

    這么多年過去,他自以為已將這件事情藏得很深,如今看來,不過是他一直在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他依舊是那個無能又膽怯的孩子,甚至沒有勇氣陪同自己的父母一同死去,他什么也改變不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這孩子怎么辦?”幾名兇徒指著秦軻問道。

    “抓起來帶著,孩子的肉嫩,比他爹娘的好吃?!筆琢烀媛緞墜?,感受著斷肢的疼痛,額頭青筋涌現。

    那些人圍了過來,手里握著刀,像一群冷漠的屠夫。

    “這孩子是不是嚇傻了?”有人上前抓住了秦軻的腳,將秦軻倒提著,笑道:“怎么一動不動的?!?br />
    “餓了這么些天,估計也沒什么肉,倒不如現在宰了……”一人喃喃道。

    秦軻身在半空中,依舊面色平靜,雙目暗淡無光,好像被什么東西奪走了魂魄一般。

    “放開?!鼻亻鵯嶸?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兇徒沒聽清秦軻的話,將耳朵假模假樣地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放開?!鼻亻鸕撓鍥又亓思阜?,也不再是孩童般的聲音。

    兇徒低下頭,看向秦軻繼續笑道:“小子,要怪就怪你爹是個窩囊廢,下輩子投個好胎,做個貴人,再不濟去當個土匪,總比窮老百姓好……”

    秦軻歪了歪腦袋,靜靜地注視著兇徒,低聲道:“你已經是個死人了?!?br />
    兇徒皺起了眉頭,心里咯噔一下,強橫道:“小子,你放什么狗屁呢?”

    “我親眼看見的,你做了土匪,官府將你抓獲,在街市上被官府用鍘刀斬掉了腦袋?!鼻亻鸕納袂櫓鸞パ纖?,聲音卻依然輕飄飄的。

    兇徒不解,笑著轉頭想跟自己幾個同伴調侃幾句,然而他的頭還未轉到一半,竟是緩緩地從自己脖頸上方滑了下來。

    異變驟然發生,所有人都沒能反應過來,而秦軻不再受到那只手的束縛,重重地摔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當他從地上爬起,整個人已經恢復成俊朗青年的模樣,不但渾身感覺不到疼痛,甚至衣衫整潔,未沾到半點塵土。

    他指著幾人身后那個斷臂的大漢,輕輕道:“還有你,你死得比他們都早,三天后你的傷口惡化,最終只能成為他們幾人果腹的口糧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那名大漢的身體像是遭到了什么利器切割,頃刻間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見到了這般變故,兇徒們終于恐慌起來,一臉駭然地盯住了眼前這個一步步向他們逼近的青年人,而秦軻顯然沒打算給他們留什么情面,繼續指著一人道:“你后來從了軍,可第一場仗就臨陣脫逃,被監軍攔腰給斬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到的那個人渾身一凜,驚呼著向后逃跑,沒走兩步,上半身與下半身便成了兩截,似乎是沒有感覺到下半身離開了自己的掌控,那人兩手扒拉著黃土,還在奮力爬行。

    其他人……

    秦軻的目光幽幽地掃過剩下幾個面如死灰的兇徒,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不知何時出現的菩薩劍,感受著那一陣陣冰寒刺骨的殺意涌上心頭,體內氣血也隨著自己的一呼一吸漸漸激蕩肆虐起來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剛才的一切究竟有何意義,也不知道自己突然產生的預知能力有何用處,他只是感覺沮喪,感覺悲涼,感覺無奈。

    因為他知道,自己的爹娘還躺在不遠處的血泊之中,而縱使他能早一些恢復力量,早一些解救了爹娘,結局也不可能有所改變。

    一切的結局已經落定在多年前的那個午后,如今呈現出來的,不過是一場虛幻的夢境。

    甚至他剛才指出的那幾名兇徒的凄慘下場,或許也只是他的一點幻想罷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現在的這些力量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如果能夠改變過去,能夠用幻想掩蓋住這么多年埋藏在心底的歉疚,是不是自己就不會那么難過了?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不該偷那幾張餅,我知道,我本該陪爹娘一同死在荒原上……”秦軻望向了那些滿眼驚懼的兇徒,低聲喃喃道:“但是,我沒有?!?br />
    隨后他舉起劍,像是舉起了一座沉重的大山。

    劍芒如電般閃耀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戰場上方的金光轟然綻放,玉盒中直沖云霄的光芒也在一瞬間擴大了不知多少倍,暴烈的雨水受到光芒照射,突然匯聚成無數條細長的水流,倒著往云層中灌去。

    眾人目瞪口呆之間,金光驅散了黑壓壓的濃云,整片天地回歸靜穆,夕陽西下,云淡風輕,本該殺氣彌漫的戰場竟變成了一片祥和中正的景象。

    金光灑遍蒼穹,一聲聲龍嘯卻顯得十分痛苦,原本強大得不可一世的黑龍不斷扭動著長長的身軀,正如先前被雷電攻擊無處可逃的鸞鳳那般,他也始終無法擺脫耀眼金光的追逐。

    黑色的鱗片在金光之下層層剝落,化作一團又一團的黑色水霧,原本稍有恢復的龍尾這時非但沒能繼續增長,反而噴涌出更多如墨一般的“鮮血”,黑龍掙扎著升騰到天空的最高處,卻仿佛被什么東西強行鎖住了,突然直直向下墜落……

    當龐大的身軀轟然撞擊到大地,震出的塵土足有一丈高,煙塵四溢,沒過了數十名列陣的荊吳軍士兵。

    高長恭望著手中玉盒,也是有些震驚,他當然清楚這金光的源頭究竟是何物,事實上,正是因為有這樣東西,他才敢于在黑龍面前有恃無恐。

    那是來自葉王陵墓里,神龍褪下的那片逆鱗。

    只是在葉王陵墓里,這片逆鱗除了鎮壓葉王使其一直未曾尸變之外,還并未展現出什么驚世駭俗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過高長恭聽諸葛宛陵講解過,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,正因為當初神龍被心魔奪去了一半心神,新長出的嗜血逆鱗力量之強一度超過了這片原生的逆鱗,而當神龍離世,心魔被神龍意志壓下,這片嗜血逆鱗的力量也跟著衰弱了不少。

    在荊吳的時候,諸葛宛陵為了收藏兩片逆鱗著實花費了不少心思,好在神龍逆鱗的祥和中正之力重新占據了上風,使得嗜血逆鱗的邪性無法為禍人間,否則以其嗜血之性,足以頃刻間吸干十丈內生靈氣血……

    相生相克之神奇,莫過于此了。

    如今神龍逆鱗離開了荊吳,不再需要壓制嗜血逆鱗的邪性,所綻放出來的力量已經近乎于神龍再臨,明明是實力達到圣人境界的化身黑龍,居然也會被壓制到鱗片俱散,化身漸毀的地步。

    或許因為這條黑龍是神龍昔日的老對手心魔所化,逆鱗所發出的金光慢慢地凝聚到云端,再以一種決絕而神圣的氣勢傾瀉而下,千萬道金光仿若一柄柄實實在在的利器,擊打在黑龍殘敗的身軀上,像滾油潑雪一般,將其侵蝕出了無數傷痕。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 浙江11选5有什么规律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正规配资查询 幸运赛车官方网 江苏快3开奖跨度走势图 排列三奖金表 pk10五码三期必中特 河南体彩十一选五 河北11选5一定牛任5遗漏 国际股票指数收盘时间 上海11选5是体彩吗 股票怎么开户 广西快乐十分手机计划 2012杭州文商配资 吉林11选五开奖结果 泸州老窖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