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电竞比分网 > 九龍吞珠 > 九龍吞珠最新章節 > 第307章 大結局(近十個月努力,今日完本)

九龍吞珠 第307章 大結局(近十個月努力,今日完本)


    其余幾人被將九的話吸引,紛紛向著辦公桌看去,果然有一個白色信封。

    將守走到辦公桌前,拿起信封,撕開信口,將里面的白色信紙拿出來,慢慢展開。

    他看著信中的內容,面色變得凝重,眼神更是變得震驚,不可置信的看著信中的內容!

    劉半仙這時站在將守的身后,也看著信紙,但是他面色變得疑惑,因為信紙上的文字他并不認識,好像是某種古代的問題。

    “老大,這文字是?”劉半仙問道。

    將守面色震驚,轉目看向將九,問道:“你沒有看到送信的人?”

    將九嚇了一挑,微微搖了搖頭,她還從未見過將守如此緊張過。

    “這是夏朝的皇室文字!”將守面色有些失神,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夏朝皇室?”劉半仙問道,忽然想到將守是從三千年前夏朝穿越來的,莫非…

    他忽然搖了搖頭,如果夏朝有人能活到三千多年的現代,這也太可怕了,難道是那個太后?還是老大曾經的副將,雷暴?

    將守之前已經把自己的種種經歷告訴過劉半仙等幾人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上面寫著什么?”劉半仙問道。

    將守沒有說話,仿佛被冰凍了一般,站在原地,只不過面色非常驚慌!

    眾人從未見過將守有如此表情,也不敢說話,紛紛站到一旁,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“你們在這里等我,我要出去一趟!”將守留下一句話后,直接化作一道流光,向外面沖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

    距離天京市三百公里處的一座山峰之上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粉色長衣的蒙面女子,安靜的站在一顆碩大的石頭之上。

    山里的風,輕輕吹動她的裙擺,讓她衣帶飛舞,如同剛剛落入凡間的仙女一般。

    她的身后亮起一道金光,隨后化作一個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來了?”蒙面女子不轉身,淡淡的說道,就好像早已知道有人要來一般。

    “太后?神女?”身后之人語氣顫抖。

    蒙面女子不語,微微轉身,看向身后的人,語氣輕柔的說道:“三千年了,你還叫將守,只是樣貌有了變化,年輕了許多,原來你是直接穿越到這里的?!?br />
    她一邊說這話,一邊慢慢轉身,一只纖纖玉手便將面容上的面紗解開。

    來人正是將守。

    當將守看到女人的真正面目時,雙目瞪著如同銅鈴一般,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女人,很快,他的眼眶中逐漸布上一層淚水。

    頃刻間,三千年前,夏朝皇宮,萬人戰場,還有兄弟們喝酒吃肉的景象,涌現在他的腦海種。

    “啪!“

    將守單膝跪地,雙手作揖道:“太后,末將…”

    神女飄然飛到將守近前,道:“夏朝帝國已經沒有了,我不再是太后,你也不再是我的護國大將軍!”

    眼前的神女,正是將守三千年前,誓死保衛,甚至拼盡一生都要?;さ吶?,梁瑾,梁太后!

    梁太后將將守扶起來,一雙美麗的鳳眼,也是飽含著淚水,二人相擁而泣。

    將守被梁瑾摟住,一時間還有些不自然,畢竟過去他們不僅年女有別,更是君臣有別,就算到了現代,依舊有些不適應。

    梁瑾感覺到將守的不自然,道:“呵呵,你還是如此,跟過去一樣!“

    將守臉色微微漲紅。

    忽然,梁瑾嘆息一聲,感慨道:“我萬萬想不到,三千年了,你我還能相逢?!?br />
    將守開口道:“太后,之前見到我,救我時,為何不認我?”

    梁瑾目光漸漸看向遠方,道:“因為我了解你,也知道那時你的處境,你需要變得強大,就像現在這般!”

    將守頓時恍然,明白了神女過去為什么要在黑蛟王手中救下自己,也知道了神女為什么要點化自己,只因為她是自己守護數十年的太后,梁瑾!

    而她不與自己相認,更是想讓自己強大,強大到像過去那般擁有可以?;に氖盜?,畢竟那時黑蛟王要殺了自己,威脅更是無處不在,神女管得了一時,卻管不了他一世!

    “太后,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雷暴有沒有把內丹交給你?夏朝帝國又為什么會滅亡?而且滅的那么徹底?那么多的史學家和教授都不了解當時夏朝帝國的真相?!苯亟辜鋇目諼實?。

    這些謎團是他心中一直的結,畢竟夏朝帝國是他用命來守乎的國家。

    梁瑾再次輕嘆一聲,眼中漸漸有了失落還有痛惜,緩緩道:“有人說夏朝帝國是被蒙國滅的,也有人說我是病死的,其實…”她說到這里,語氣有了一絲停頓,然后繼續道:“其實是被我自己滅的?!?br />
    “自己滅的?為什么?當時我為了…”

    將守話沒說完,梁瑾抬起手,打斷了將守。

    “你當時的副將雷暴,沒有辜負你的囑托,親手將蛟龍的內丹交給了我。自從我服下內丹后,瀕死的我,竟然一夜之間就痊愈了,并且容顏不變,不老不死,真如那張羊皮卷所說的那般神奇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我又陸陸續續派遣了大批的軍隊去升龍洞尋你,只不過那里已經變成了一堆焦土和深坑,再無你的足跡。

    正當我確認噩耗,傷心欲絕,想隨你一同離開人世時,無名,也就是我的師父,來到了夏朝宮廷,并直言要面見我。

    我見到無名后,起初只是認為他十個江湖術士,但他竟然將羊皮卷的內容,還有我大病痊愈的原因,以及升龍洞所發生的一切清清楚楚的都說出來了,我這才真正相信他所說的話。

    他說你沒有死,只不過到了另一個時代,并且還有一個強大無比的敵人在找你,對你要殺之而后快,而且如果那個敵人知道我吞服了蛟龍內丹,也會殺了我?!?br />
    聽到這里,將守大概能明白那個強大無比的敵人是誰,就是現在化敵為友的黑蛟王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也能猜到那個強敵是誰吧?就是黑蛟王。

    師父勸我以病隱世,并在全國范圍內,銷毀所有有關于你的記錄,書簡,總之,就要讓所有人,所有史書,都查不到你的任何蹤跡,也不能讓人知道我大病痊愈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之后,我便在雷暴的配合下,成功以病亡隱世,我現在還能想起,當時看到全國舉辦我的葬禮,還有幾分想笑的感覺。

    后來,蒙國要大舉進攻夏朝帝國,當時已經沒有你的夏朝,軍隊不再那么強悍,更沒有出色的將領,夏朝帝國節節敗退,幾乎要被滅國。

    我躲在暗處,卻知道這就是自然之道,既然大勢無法逆轉,我也就暗中指揮雷暴,命他將皇宮,國內的書簡等等,只要有關于你的,全部焚燒銷毀,所以并不是歷史上沒有你,而是都被我和雷暴銷毀了。

    從那之后,我便無心留戀凡世,隨著師父四處游歷,成為了一名修煉之人。

    在漫長的修練旅途中,除了學習法術外,我也知道了五色神王為一己私欲所做出的天人公憤的事情,也知道他被神帝懲罰,魂魄被打散,身體困于石塔世界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連神帝也沒有想到,五色神王欲念太強,竟然憑借對愛人的不舍和想念,憑空衍生出了五色魂魄?!?br />
    將守一愣,塔族的族長并不是這么說的,“不是五色神王提前分出了半縷魂魄嗎?”

    梁瑾微微搖了搖頭,道:“如果五色神王分出了一半的魂魄,神帝又豈會不知呢?五道魂魄,皆是五色神王欲念所產生的,他們代表著五色神王的自私,貪婪,還有欲望!”

    將守暗自點頭,看來塔族的族長對自己還有保留,甚至編排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畢竟在他心中,梁瑾卻是不會騙自己的。

    梁瑾繼續說道:“這五道魂魄又被稱為五色使者,之前在天道之門的一次打開中,紫色使者,深藍使者,還有紅色使者來到了人間。

    我的師父無名,便尋得三人,并將他們收為了弟子,希望將他們帶在身邊,日夜傳道于他們,在不傷害他們生命的情況下,可以化解他們心中的執念和欲望。

    然而,當師父飛升成神離開了人間后,原本已經放下執念的五色使者竟然內部起了爭執,而深藍使者背著眾人,將五色神王鐘愛的妻子阿朱偷偷的藏了起來,心中更是重新升起讓五色神王復活的執念,并在人間成立了惡魂門!“

    將守明白了,這個偷走五色神王妻子的五色使者,應該就是李延慶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情后來被紫色使者知道了,他直接找到深藍使者,屠殺了整個惡魂門,找到了五色神王的妻子阿朱,只不過深藍使者非常狡猾,不顧門內弟子,獨自一人逃生了。

    而紅色使者,則是回到了石塔世界,希望通過自己而感化蔚藍使者還有灰色使者,只不過后者并沒有被紅色使者感化,反而殘忍的殺了她,并將她的紅色靈石囚禁于五色石塔中?!?br />
    將守聽到這里,目光逐漸變得幽深,梁瑾此時的話,與石塔世界的族長完全是背道而馳的!

    紅色使者明明是去感化他們的,卻被說成是紅色使者企圖復活五色神王!

    看來那個族長,原本是想利用將守幾人,供他們趨勢,更是想借將守之手,殺了紫色使者,也就是何大山!

    那幾個人心思果然歹毒!

    “剩下的事情我不用說,你也該知道了?!繃鴻抗庾窠?。

    將守點了點頭,道:“紫色使者是何大山,深藍使者是李延慶,石塔世界的塔族族長應該就是蔚藍使者,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灰色使者現在應該就在石塔世界,很可能就是和族長在一起?!?br />
    梁瑾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何大山自從上次天道之門打開后,就一直沒有露面,這是為什么?”將守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察覺到石塔世界的異常,更是知道蔚藍使者還有灰色使者對復活五色神王的執念越發濃重,他擔心五色神王的妻子阿朱被兩人奪走,這些年,一直與我在守乎阿朱的冰棺?!繃鴻乃檔?。

    將守恍然,之前修煉界就有傳聞,何大山滅了惡魂門后,背著一個巨大的冰棺出來,曾經大家都以為那是何大山的妻子,豈不知,竟然是五色神王的妻子!

    “既然五色神王還沒有復活,他們要阿朱的冰棺做什么?”將守問道。

    “蔚藍和灰色使者希望將阿朱的冰棺帶進石塔世界,也許只是為了五色神王的想念吧,畢竟他們代表著五色神王的意志,既然一切皆因阿朱與五色神王的愛戀而起,那么他們也自然想奪取阿朱的冰棺?!繃鴻檔?。

    將守點了點頭,現在,他完全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原委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二人的身邊憑空出現了一個身影!

    “將守,好久不見了!”來人率先開口。

    將守循聲看去,微微一笑,竟然是許久不見的何大山!

    梁瑾看著何大山,面色有一絲疑惑,問道:“你怎么來了?阿朱的冰棺誰在守乎?”

    何大山嘆息一聲,道:“千算萬算,始終人算不如天算!灰色使者和蔚藍使者被人殺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梁瑾和將守同時驚呼!

    “五色使者本為一體,一旦關乎到生命問題時,就會有心靈感應!”何大山面色逐漸變得凝重。

    梁瑾開口問道:“是什么人干的?“

    何大山目光卻看向將守,道:“一個意想不到的人,慕容無道!“

    將守神情一頓,不敢相信的問道:“慕容無道?怎么可能!他才有飛神境界的修為,他是絕對打不過蔚藍使者和灰色使者的!“

    何大山微微搖了搖頭,道:“如果按照常理,確實如此,但這個老東西,竟然有無名的斬神劍!“

    “斬神劍?“將守疑問道。

    梁瑾神情嚴峻,語氣低沉的說道:“慕容無道竟然如此沒有人性!他就不怕天打五雷轟嗎?”

    何大山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之前將守在石塔世界里,慕容無道和黑蛟王的對話中,知道慕容無道其實也是無名的徒弟,并且他還曾悄悄的摸進無名的墳墓,去盜取不少寶物。

    那時的將守其實就察覺到了慕容無道雖然交了幾樣神器,但以他的神色和性格,一定還有藏私,而且還是非常厲害的那種,本想等出來之后在與慕容無道算賬,沒想到他竟然沒有出來,留在了石塔世界。

    看來他用最后的神器,干掉了塔族的族長還有那位灰白使者。

    “斬神劍是無名師父最厲害的一件武器,甚至可以殺神王!沒想到竟然被這個老狗活得了!”梁瑾憤恨的說道。

    如今五色使者,已經死了四名,就剩下了一個何大山,看來?;ぐ⒅斕謀滓裁皇裁幢匾?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如今該做點什么?”將守問道。

    何大山面色猛地一變,道:“不好!慕容無道要五色神王的尸體!”

    將守和梁瑾頓時一愣,目光直愣愣的看著何大山!

    “慕容無道竟然可以調動靈石的力量!我能感覺到,他要去殺神獸,奪走神王的尸體!他要將自己的魂魄融入神王的尸體,成為新一代的神王!”何大山面色驚懼,心中更是有說不清的震驚!

    “我們趕緊去阻止他!”梁瑾說道。

    忽然,何大山像是全身的力氣被抽干了一般,居然癱坐在地,搖了搖頭,顫抖道:“來不及了!他…竟然完成了融合!”

    梁瑾驚呼道:“這么快?“

    何大山道:“別忘了,里面一天,是外面的十年!“

    “那我們怎么辦?”梁瑾也是有些慌神。

    何大山眼神瞇縫,道:“我們必須馬上進入到石塔世界,找到他!他剛剛殺了看管五色神王尸體的神獸,而魂魄進入到了神王的身體,二者不會那么快的相容,他現在正是虛弱的時候!”

    梁瑾趕忙道:“既然他現在是虛弱期,那我們趕緊去殺了他!他那樣的人,實力弱的時候是老好人,一旦實力強大了,肯定要為禍人間!”

    何大山點了點頭,轉而看向將守。

    就在何大山和梁瑾對話時,將守一直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梁瑾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,目光也看向將守。

    對于將守而言,他已經太累了,他已經不想再牽扯到永無止境的恩怨和殺戮當中!

    他只想每日修練,與柳寒冰,唐如嫣,喬媚等人每日快快樂樂,無憂無慮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從沒有拯救天下蒼生憐憫之心,更沒有心懷天下的廣闊胸懷。

    無論是在夏朝帝國也好還是現如今也罷,將守從來沒有為了自己的名聲和私利奮斗過。

    過去在夏朝時,他只是為了梁瑾,現如今,柳寒冰等女人,還有劉半仙等諸位兄弟,都讓他感受到了不一樣的生活,一種溫暖,一種幸福,一種讓他無比期盼的生活!

    只要所愛的人不受傷害,他不想再牽扯進任何的恩怨當中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去?”何大山看著將守的面色問道。

    將守低頭不語。

    五色神王也好,黑蛟龍、慕容無道也罷,無論他們做過什么,是否改變了將守的命運,他都不愿意再參與其中。

    并且,他現在能擁有柳寒冰,劉半仙等人的陪伴,甚至還要感謝五色神王和黑蛟王。

    “將守,我了解你,也知道你的想法,在這個時代待了這么多年,你已經有了新的生活,新的朋友,甚至愛人,你從來都是為了所愛的人而活,奮斗…

    為了我,能否再做一次我的護國大將軍?”梁瑾聲音變得無比溫柔,眼中更是飽含溫情。

    將守緩緩抬起頭,深深凝視了著梁瑾,隨后重重的嘆息一聲,拿出族長給的晶石,將開啟了通往石塔世界的大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

    將守此時心中無比復雜,他不想來,卻為了梁瑾,不得不再次出戰!

    同時,他也為五色神王而感慨萬千。

    他數千年的巨大陰謀,更是牽動、改變了無數人的命運,沒想到臨到最后,竟然被一個修為連正神境界都沒達到的慕容無道利用了,后者更是霸占了他的身體,一躍成為新一代神王!

    世間之事,當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世事無常??!

    將守、何大山、梁瑾,來到石塔世界。

    將守看著消失的大門,心中感慨,在人間沒待上幾天,竟然又來到石塔世界,他甚至都沒來得及和劉半仙說一聲,更是沒有來得及去見柳寒冰她們一面…

    “你能感覺到慕容無道在哪里嗎?”梁瑾問向何大山。

    何大山閉著眼睛,感受著灰色靈石和蔚藍靈石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這兩個你拿著吧?!苯亟焐槭蛻罾讀槭昧順隼?。

    何大山依舊閉著眼睛,只是雙手接過將守遞過來的兩顆靈石,隨后兩只手掌猛地用力,他竟然開始吸收著兩顆靈石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走!”何大山吸收兩顆靈石后,雙目更是放出流彩般的目光。

    三人各自化作一團光芒,向著雪山禁地快速射去。

    在一座白愷愷的雪山腳下,三人停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何大山手掌一揮,一道紫光向著前方射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個閃爍著灰白光澤,一個閃爍著蔚藍光澤的靈石,出現在雪地里面。

    “不好!我們上當了!沒想到那個老狗那么狡猾!”梁瑾憤恨的喊道。

    何大山二話不說,伸手憑空將兩顆靈石收入手中,再次將兩顆靈石的力量吸入身體。

    此刻,何大山本來灰白的頭發,如同銀子一般雪亮,看來他已經達到了修為最高峰!

    只是將守敏銳的樸拙到了何大山的臉上,剛才閃過一絲疑惑,但很快就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現在怎么辦?石塔世界這么大,我們到哪里去找他?”梁瑾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先去塔族部落,就是把石塔世界翻了個遍,也要找到他!“何大山說完,身體化成一道紫光,向著山中飛去。

    將守和梁瑾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良久…

    就在將守三人找到兩顆靈石位置左邊十米處,厚厚的雪層有了幾分松動。

    一個身影竟然從雪地里慢慢的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!“人影語氣陰森的說道。

    就當他準備戰起身時,他的頭頂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:“早就發現你了!“

    人影一愣,雙目看向天空,只見將守正懸浮天空,眼中帶著一絲輕蔑看著他。

    而何大山和梁瑾,也在地面的兩邊,憑空出現。

    人影變色一邊,目光兇狠的看著周圍,道:“你們是怎么發現我的?”

    “憑借對你的了解!”何大山說道。

    “還有我的神識!”將守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殺了所有的塔族人!”梁瑾語氣憤怒的喊道。

    剛才他們三人進入地下洞穴后,整個洞穴充滿著濃重的血腥氣,塔族人的尸體更是遍地都是,整個場面十分殘忍!

    “哼!你們發現我,還離開?”人影問道。

    將守道:“我們和你不同,塔族人的情況我們還是很關心的,只是沒有想到,你竟然如此殘忍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!既然上天給了我成為神王的機會,我就一定要把握??!我已經具備了神王的實力,你們認為還能殺得了我嗎?”

    人影正是慕容無道魂魄與五色神王尸體融合的…“怪物”!

    他滿臉皺著,根本看不清面容,身體更是干瘦到好像被吸干了全部的水分,就好像實驗室里的一具骷髏標本!

    “那就試試唄!”梁瑾二話不說,率先出手。

    只見她手中猛地白光大放,對著慕容無道就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慕容無道揮起干枯的手臂,一道五色來回變換的光芒,隨后他輕輕一揮,五色光芒對著白光飛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

    五色光芒速度極快,直接將梁瑾的白光打散,隨后擊中梁瑾。

    梁瑾慘叫一聲,直直的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將守心中大急,腳下晃動,向著梁瑾飛去。

    當他接住梁瑾后,慕容無道竟然再次揮出一道五色光芒,將守不敢硬接,趕忙閃身躲開。

    “轟!“

    將守和梁瑾剛才短暫停留的地方,立刻石蹦地裂,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缺口。

    二人看著身后的情景,皆是倒吸一口涼氣!

    這神王的力量也太強了!

    將守知道此時已經不時保留實力的時候,他將嘴角流血的梁瑾放在一處石頭后,全身激射起金黃的光芒,如同穿著一身金色的盔甲!

    他不再用其他招式,直接拉開架勢,頃刻間射出三支雷神箭!

    只聽周圍雷鳴大震,空氣中更是帶著絲絲電花,就如同世界末日一般!

    慕容無道雙目有了謹慎光芒,他見識過雷神箭的威力,如今將守的修為更是如火純青,誰知道威力會不會更強!

    他不敢硬接,趕忙向著一旁躲閃。

    “轟,轟,轟…”

    三支雷神箭擊中山體,頓時雪花飛舞,山崩欲裂!

    無數山體碎石裹著雪花墜落一地!

    慕容無道眼中閃過一絲驚訝,但稍縱即逝,他雙腿一蹬,向著天空飛去。

    將守也趕忙追上。

    頃刻間,天空一會兒金光大山,雷鳴轟響,一會兒又五色遮天,炸響震天!

    何大山一直安靜的站在地面,雙目看著天空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被慕容無道打傷的梁瑾,經過調戲,已經逐漸恢復,面色從蒼白逐漸有了點血色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沒想到,這么短時間那個老東西竟然變得這么厲害!”梁瑾走到慕容無道身旁。

    “這還不是他的全部實力,按照我的推斷,現在他才展現了百分之五十的修為?!焙未笊狡驕駁乃檔?。

    “什么!才百分之五十?”梁瑾驚呼。

    “而且不出意外,在過上幾個小時,他的魂魄和神王身體就會完全相融,到時候,非神帝所能敵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…那怎么辦?”梁瑾面色極為凝重。

    何大山略微低頭思索一凡,忽然像是下了什么重要決定一般,道:“將守,接箭!”

    他話音一落,全身頓時閃爍著深紫色的光芒,一時間,無比摧殘,耀眼無比!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何大山竟然幻化成一支箭矢,向著天空的將守飛去!

    將守看著向自己飛來的紫色箭矢,伸手就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和箭矢接觸的瞬間,心中忽然升起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,就好像這支箭矢是從他的身體中剝離出來的一般,甚至根本就是他身體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來不及了,你要以我為箭,趁著他的軀體和靈魂還沒有完全融合之前,殺了他!”

    何大山的聲音在將守心中響起。

    將守面色一變,在心中問道:“何局長,那你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管我,我本來就是五色神王的欲念衍生出來的,現在與慕容無道同歸于盡,也算是為五色神王報仇!不要再猶豫了,再過一會兒,當他和神王的身體完全融合時,除非神帝在世,否則任何人也殺不了他了!”何大山斬釘截鐵的說道。

    將守心知別無他法,于是摒棄其他想法,將紫色的箭矢搭載雷神弓上。

    遠處的慕容無道,面色一驚,雖然不知道怎么忽然出現一支紫色箭矢,心中卻也生出不好的感覺!

    他轉身就想要跑。

    將守在遠處,拉開雷神弓,雙目緊緊盯著慕容無道,右臂猛地一拉!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紫色箭矢如同一道疾馳的閃電,對著慕容無道的背影就射了過去!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雖然慕容無道身形極快,卻還是被紫色箭矢擊中。

    讓人奇怪的是,紫色箭矢如同有生命一般,并沒有穿透慕容無道的身體繼續向前飛射,而是停留在了他干枯的身體之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如同十級核爆!

    天空中燃起一朵無比巨大的蘑菇云,蔚藍的天空瞬間被一片血色霧氣所遮蓋。

    一道無比強大的氣流,以爆炸為核心,向著四面八方洶涌奔散而去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…

    天空的血霧漸漸飄落地面,天空重新變得蔚藍,雪山也重新恢復了平靜。

    已經回到梁瑾身邊的將守,與梁瑾相視一笑,臉上皆是露出劫后重生的喜悅。

    “我們離開這里吧!”梁瑾說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。

    時光飛逝,歲月穿梭…

    “將小明!你又把我的辮子剪了,我要告訴媽媽去!”

    “將小美,你的辮子明明是自己斷的,千萬不要懶我!”

    “小明,你又欺負妹妹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大哥…我…沒有…”

    “老二呢?”

    “二哥跟爹爹還有劉叔叔去外面采購食物了!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!這個釣魚的任務就交給你了,喬媽媽和慕容媽媽晚上要比拼廚藝?!?br />
    在一處風景秀麗的海島上,幾個十五六歲的孩子在相互打鬧…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在一艘豪華的游艇上,柳寒冰、喬媚、慕容雪、唐如嫣四人正圍坐在甲板上的麻將桌上。

    “自摸了!姐妹們,給錢吧!”

    “冰冰,你怎么又贏了,最近牌技見長??!”唐如嫣笑道。

    喬媚一臉的郁悶,道:“我都連輸六把了…”

    慕容雪也是一臉的不滿。

    “各位少奶奶,要不要吃點水果?“一臉猥瑣的劉半仙從地下室走上來。

    “哼!你這切的也不行??!這蘋果都是什么形狀?昆侖劍不是早就拔出來了么?還沒練好?”柳寒冰一臉嫌棄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額…長壽!長壽!”劉半仙對著船艙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干爹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水果怎么切的!下去重切!白給你昆侖劍了!”

    “。。?!?br />
    將守一個人,轉頭看了一眼自己的一家女人,幸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劉半仙這時走到了將守身旁,道:“老大,我發現了,姑奶奶們最近口味越來越刁了,不僅要求味道,現在還要求上了形狀了?!?br />
    “呵呵,老劉,這么多年了,你也不想找個老伴?”將守問道。

    劉半仙的腦袋立刻搖的像個撥浪鼓一般,道:“要不得,我有干兒子長壽就夠了!”

    將守笑著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老大,馬上就要到小丑和雪梨的…”劉半仙神色有些失落的說道。

    將守也是一臉的黯然,道:“我們去祭拜他們吧?!?br />
    小丑因為對黃帝丹有了反噬作用,許多年前就消隕了,而雪梨也因此一病不起,很快就隨小丑一同去了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走時,臉上沒有絲毫的痛苦與悲哀,有的只是手拉著手的甜蜜與滿足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”

    一個體態魁梧的男人也來到將守身旁,只是頭上帶著一股焦糊的味道,臉上更是有了幾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白虎,你挺大個爺們,總被朱雀修理也不是個事??!“劉半仙一旁戲虐的說道。

    白虎瞪了劉半仙一眼,也不說話。

    “鈴鈴鈴…”

    將守一旁的電話響起,他會心一笑,按下接聽鍵。

    “小九,怎么了?想我了?”將守一臉溫柔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嘛,你們都出海了,把我一個人留在島上,我不要!”將九在電話另一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們很快就會回去了,你好好在島上養胎?!苯匕參康?。

    “哼!都是你惹的禍,說好不要二胎,你又…哼!”將九語氣夾雜著一絲幸福。

    將守感覺到旁邊劉半仙和白虎在偷笑,語氣壓低,道:“老劉和白虎在旁邊偷笑呢!“

    “哼,他們敢!等回來,看我不修理他們!“將九大喊道。

    二人聽到將九的咆哮,趕忙面色一僵,向著甲板那邊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

    駕駛艙里,又剩下將守一個人。

    他拿起一根雪茄,這是他這些年養成的一個新“毛病“。

    他雙目眺望著遠方,嘴角微微上挑,臉上露出幸福和滿足的笑容!

    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?

    不是獨步江湖的修為,也不是富可敵國的錢財,更不是威風凜凜的江湖地位!

    而是簡簡單單家人的陪伴,看著孩子慢慢長大成人,與心愛的白頭到老!

    只要有愛的人在身邊,無論這份愛是愛情,還是親情,都是那么讓人滿足與溫暖!

    全本完!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 美人捕鱼游戏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预测 山东十一运夺金推荐号 pk10赛车走势图 最好用的股票分析软件 2019精准生肖特马诗句 南宁麻将封胡全球人多少张 山东11选五预测号码推荐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黑龙江省今日p62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彩74期 靠谱的挣钱app有哪些 股市行情最新消息 今晚开奖结果 新快赢481app免费下载 海王捕鱼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