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电竞比分网 > 九龍吞珠 > 九龍吞珠最新章節 > 第233章 大鬧賭場5

九龍吞珠 第233章 大鬧賭場5


    肖雷生站在賭場的中間,他可以一眼就看到年輕人和老三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察覺出老三的異樣,雙目看去,心中頓時一沉,他嘆息一聲,老三要失手了!

    陰三此刻雖然慌亂,卻也是混跡多年的老手,就算臨場出現意外,他也能及時挽回。

    他用力的眨了眨眼睛,意圖使自己的盡快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瞬間,他明白問題出現在那里,快速朝眼前的年輕人看去。

    但他卻失望了。

    將守面容依舊淡定,仿佛賭局中并不是他一般,坐在椅子上,雙目平靜的看著骰盅。

    陰三的手很細膩光滑,手指更是纖細的像個女人,每個指甲都被精心的修剪過。

    突然,陰三的食指以肉眼難辨的速度快速在骰盅壁上點了三下。

    食指速度非???,哪怕是你緊緊盯著,也很難看清,畢竟太快了。

    但這個小動作,卻逃不過將守的眼睛。

    一絲輕蔑和嘲弄在將守的眼中中閃過。

    陰三的面容漸漸放松下來,目光掃向旁邊,微微超肖雷生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這一切都看在將守眼里,卻不點破。

    “到底開不開?”將守催促了一聲。

    陰三面色再次恢復到之前陰笑的表情,低沉的說道:“呵呵,現在我就…”

    話還沒說完,他表情又是一頓,突然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手下的骰盅,心中不停驚呼,怎么會,怎么會這樣!

    肖雷生自始至終都不發一言,也沒有任何表情,剛才陰三示意他“沒事“時,他就知道事情不可能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但陰三搖骰盅的整個過程,包括押注的間隙,年輕人如同雕塑一般坐在旁邊,不曾敲擊或拍打賭臺,身體更是靠在椅背上,距離骰盅還有些距離。

    賭桌,賭具,包括搖色子的人,都是他們這邊的人,到底是哪里出現了問題?

    陰三額頭開始滲出冷汗,甚至手心也有潮熱泛出,這種情況在他整個賭博生涯都是不多見的!

    原本是一只手按著骰盅頂,另一手則扶著骰盅底蓋。

    現在,他緩緩的將雙手左右同時握著骰盅,那動作好像是擔心骰盅飛走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就什么?到底開不開,都等半天了!“將守不耐煩的說道。

    陰三雙目瞪了一眼將守,也不回嘴,他現在要平心靜氣,專注的完成眼下的賭局。

    從這里,也可以看出陰三在賭術上的心里素質真的很過硬。

    “怕輸一億美元?“將守淡淡的問道。

    陰三這次連看都不看他。

    “噠?!耙簧湎肝⒌納糲炱?。

    周圍賭客們嘈雜,再加上這聲本來就很細微,所以沒有人聽到。

    只是陰三知道這聲音發自哪,就是骰盅里面,色子輕微撞擊盅壁的聲響。

    他的懸著的心,又一次落下了。

    他探出一只手,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,戲虐的說道:“呵呵,著急去投胎?好吧,我滿…”

    “足”字還沒說出,他的表情再次變得錯愕。

    這次不光是表情,口中竟然驚呼出聲!

    “怎么會…怎么會這樣!“

    忽然,陰三面色變得猙獰,惡狠狠的看向將守,道:“是你搗的鬼!是你搗鬼是不是!“

    將守“哼“了一聲,將頭扭到一旁,他不喜歡這種打嘴仗的活。

    “搗鬼?搗什么鬼?你想說什么就說清楚了!”劉半仙自覺的開口接茬。

    “你!”陰三只說了一個字,就沒有再往下說。

    畢竟這些事是不能說的,這么多賭客圍觀這里,總不能說,你把我的色子換了,原本是豹子,你給換成大了,我剛才又換成豹子,你他娘的又換成大了!

    如果這么說,皇后賭場就一個結果,賭場自己出老千,絕對沒有一個賭客們還會來這里。

    并且,陰三,肖雷生,包括老六,都會被徹底被博彩界掃地出門,甚至過去輸給過他們的富豪,也會索要錢財,甚至追殺他們。

    畢竟老千的名聲傳出去了,沒人再相信他們,甚至過去贏得錢,也可能是出千贏來的!

    到那時,他們就會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!怎么?沒話說了?這里是你們的地盤,賭具又是你們的,連搖色子的人也是你們的人,難道你懷疑我們出千?還是…你們出千沒成功?”劉半仙嘲諷的說到。

    周圍的賭客們也發現了異常,陰三一而再的要開骰盅又不開,表情怪異,難道出了什么問題嗎?

    眼前的年輕人,除了表情過于淡定外,雙手插于胸前,甚至連賭桌都沒接觸到,根本沒有任何出千的機會。

    如果真要有問題,那么問題一定出現搖骰盅的陰三爺身上。

    賭客們看向陰三爺,神情各異,有疑惑的,有等著看笑話的,也有期待表情的。

    面對如此多的目光,陰三心中無形的壓力頓時增大了許多!

    “還不開?等什么?難道要我幫你嗎?”劉半仙繼續煽風點火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還開不開??!都等多久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在等什么???”

    “難道這里面真的有問題?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周圍賭客們的耐心已經全部消耗殆盡,開始不滿的小聲嚷嚷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要吵!”陰三面目猙獰的吼了出來。

    目光兇狠,如同出籠的野獸,怒視著周圍的賭客。

    賭客們被陰三忽然轉變的猙獰目光,嚇了一跳,向后慢慢的退去。

    肖雷生心中嘆息一下,陰三已經失控了,從未失過手的他,此刻接二連三被眼前的年輕人挫敗,他的內心已經亂了,這個賭局不能再繼續下去了,否則很有可能出更大的亂子,甚至會殃及皇后賭場,乃至他背后的唐家。

    肖雷生快步走到陰三的身旁低聲喝道:“讓開!”

    隨后他站到了陰三的荷官位置,毫不猶豫打開了黑色的骰盅。

    果然是大!

    “哇!一億美金!真的是一億美金!太瘋狂了!太瘋狂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我一輩子也掙不到一億美金!”

    “足足的六個億天龍國錢幣??!瘋了!”

    “陰三和肖雷生,都輸給了這個年輕人,他到底是誰?澳市賭壇的新貴嗎?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整個賭廳沸騰了!

    在大廳這樣的平民賭場中,竟然能看到一局上億美元的賭局,所有“屌絲”賭客們全都瘋狂了!

    賭臺周圍的賭客們幾乎雙目微紅,額頭冒汗,更有些過分激動的,脖子青筋凸起!

    賭桌前那個自始自終都淡定像個旁觀者的年輕人,讓所有人都羨慕,嫉妒,恨。

    有幾個臉上有疤,花臂的兇狠男子,也向將守投去了貪婪的目光。

    如果此時將守走出皇后酒店,他們百分之一百要去搶劫或者綁架!

    眼前就是一個赤裸裸的富豪??!

    肖雷生面沉如水,雙目緊緊盯著眼前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而年輕人卻沒事人一般,淡定的擺弄著指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老大,我們發財啦,一億美元??!哈哈哈…”劉半仙狂笑不止。

    來澳市這么多次,就屬今晚最刺激,最瘋狂!

    不光贏了數億元,更是一舉打敗了陰三,肖雷生兩位賭壇神話!

    “怎么?還繼續嗎?我可以給你個翻盤的機會,一次性賭兩億美元,只要贏了我可以立刻翻盤?!苯乜醋判だ咨檔?。

    肖雷生閉口不語,只是雙目射出駭人精光,直視將守。

    “我來了,我來了…”一個胖乎乎,頭發已經沒有幾根的矮胖男人急匆匆的跑來。

    當他看到半圓形的賭桌上擺滿了黑色的籌碼,原本瞇縫的眼睛頓時睜大,嘴巴驚訝的能吞下個雞蛋!

    看清情況后,他立刻快步走向肖雷生,說道:“肖會長,剛才的賭局和之前的,我的賭臺…”

    他沒有說下去,但意思已經很明白了,你和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恩怨,不關他這個賭臺的事情,剛才輸掉的錢,也是賭場的,而不是他這個賭臺老板的。

    肖雷生冷冷的瞪了他一眼,語氣冰冷的說道:“我知道,今晚這張賭臺的損失,由賭場承擔!”

    矮胖的人面色一松,轉目看了一眼將守,便向著人群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只有一個,把今晚的賬說清楚,不要熱火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將守明白了,那個矮胖的男人是這個賭臺后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怎么,還繼續嗎?如果不你不玩了,我繼續玩了!”將守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肖雷生忽然開口道:“做人留一線,日后好相見,你知道這里背后的老板是誰嗎?我勸你趕緊離開,最好永遠不要出現在澳市!”

    威脅?又是赤裸裸的威脅!

    將守無奈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廢話就不要說了,如果沒別的事,不要妨礙我賭博的興致!”

    肖雷生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將守,便頭也不回的向著辦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陰三和老六一臉的不甘和憤怒,但此刻他們沒有能力對付將守,只能含恨跟著肖雷生走出賭場。

    “哼,還想和我老大斗!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!”劉半仙罵罵咧咧的在后面嘲諷道。

    肖雷生,陰三和老六走后,賭場再次恢復到“過年“的氣氛!

    將守帶著賭客們一遍遍賭,一次次贏錢,所有賭客們都恨不得把身價全部拿來跟將守壓注。

    短短一個小時,賭場竟然破天荒的輸了十幾億美元。

    皇后賭場的所有人,都陷入了瘋狂贏錢的激動中。

    有些荷官和服務員,甚至不顧規矩,直接脫下衣服,加入到賭客們的隊伍當中。

    十分鐘所贏的錢,足夠他們一年的工資!

    監控室中。

    肖雷生、陰三、還有老六,三人全部陰沉著臉色,手不自覺的顫抖。

    “老大,這么下去不行的,我們已經輸了十幾億美元了,繼續這么下去,我們都要跳樓自殺!“老六面色慌張說道。

    陰三閉口不語,面露殺機,緊緊盯著監控器。

    他不在乎輸多少錢,只在乎對方竟然堂而皇之的贏了自己,讓自己顏面掃地,他必須要復仇,要證明給所有人看,他還是那個賭壇神話,陰三爺!

    老六看著老大和老三都不說話,心中更是沒了著落,坐如針氈,像是熱鍋上的螞蟻。

    “老大,把賭場關了吧,歇業幾天,讓這幫瘟神去禍害別人?!襖狹檔?。

    肖雷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他此刻心中也沒了主意,總不能叫人沖進賭場里綁走或強殺那個年輕人吧?

    他心中暗暗發誓,只要這個年輕人走出賭廳,去沒人的地方,一定要派殺手干掉他!

    而賭廳內,將守繼續淡定的坐在賭桌前,帶著成百的賭客們贏賭場的錢。

    不時還向賭廳的攝像頭看去,臉上露出挑釁的目光。

    監控室內,陰三忽然開口道:“老大,他們其實是找唐家麻煩的?!?br />
    肖雷生和老六同時向著陰三看去。

    之前將守和陰三的對話,他們并沒有在周圍,所以沒看到。

    老六語氣埋怨的說道:“三哥,你怎么不早說啊,我馬上讓人給唐家打電話?!?br />
    眼下樓下那個年輕人就是燙手的山芋,既然是找唐家的,就讓唐家來處理這個麻煩,他還更容易交代。

    肖雷生抬起一只手本想阻止,因為他們幾個兄弟才是賭場的負責人,相當于總經理,如果連賭場內的事務都擺平不了,這算是他們失職。

    但肖雷生最終沒有出聲,沒有阻止老六給唐家打電話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唐家竟然沒人接電話!”老六說道。

    放下電話的老六,頓時無比驚慌!

    他們這些看場子的負責人,只有唐家的座機電話,沒有私人電話。

    唐家規矩嚴明,賭場和唐家高層不允許私下來往,任何事情都要通過正規的途徑溝通。

    禿頂男人拿起一根煙,點上火,狠狠的抽了一口。

    一根煙燃燒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上帝,唐家,請寬恕我吧,老六,現在下去宣布停業吧!“肖雷生頹靡的說道。

    賭場主動停業這在澳市還是頭一回。

    平日里賭場巴不得能有更多的人來賭錢,但沒想到今日卻要主動宣布停業,皇后賭場已經控制不住局面了。

    無疑,當這個消息公布的那一刻起,肖雷生也好,陰三也罷,還是背后的唐家,全部都是顏面掃地。

    如果有其他辦法,肖雷生真的不想這么干,只是如今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。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 辽宁免费炒股配资网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正规低息股票配资平台 分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 双码走十六打一数字 权重股有哪些股票 体彩6十1开奖结果玩法 黑龙江22选5开奖公告 广西十一选五历史遗漏 匠心智策 福建快3开奖结果 股市风险评估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组选一共多少注 股票有哪些指数 江苏快三app靠谱吗 今天股票行情涨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