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电竞比分网 > 大秦鉅子 > 大秦鉅子最新章節 > 第六三三章 頭曼的決心

大秦鉅子 第六三三章 頭曼的決心


    在共工強矢破風的呼嘯聲中,第六架登城云道在離城三百四五十步的原野上化作柴堆。隨即拋石車連發出油壇,在百二十步外攔出隔絕內外的火線。

    兩千余騎被鎖在火線以內,外不得出,內無以進,只能絕望地哀號著,在千騎將的帶領下向冰墻發起沖鋒,其結果,自然是全軍覆沒。

    下達完最后的將令,李恪就下了令臺,不多時后,陳平、蘇角、柴武、田橫乃至于四處巡營,彈壓驚惶的扶蘇都趁著這難得的空閑聚來帥帳。

    李恪一臉的輕松,笑著說:“我十四歲開始用拋石車放火,說讓火線維持半個時辰,頭曼便是拿人命填,那火也至少燃半個時辰,安心休息便是?!?br />
    眾人齊齊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田橫說:“尊上,西塬崎嶇,戰事平穩。那沙達魯是個猛士,見拋射無功,便親自帶人以云梯攀崖,都叫我攆下去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主將親自爬梯,你沒把他留下來?”

    田橫苦笑著搖頭:“他攀崖四次,我設了三局,只可惜此人悍勇非凡,幾次三番都叫他以力破開,逃了?!?br />
    “如此說來還真是天賦勇力?!崩鉭〉拿紀誹裊頌?,“似這等人,你可不許與他斗將?!?br />
    田橫不忿道:“尊上何以覺得我不如他!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如他,是不值當?!崩鉭⌒榭找話駝瓢煙錆崤幕刈?,又問柴武,“武,東塬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戰最早,止最遲,傷八人,死兩人,殺敵……大概六人?!?br />
    眾人心里都升起種哭笑不得的感覺。

    前夜夜襲,柴武自己就斬了十余人,東塬情勢一刻三驚,斗得酣暢淋漓。怎么今天一戰兩個時辰,雙方卻生生斗成了武裝示威?

    蘇角將領平戎軍從去年九月起就給柴武打下手,柴武主攻,他輔助,柴武待命,他死戰,柴武沖鋒,他側翼,處處低人一等,今天總算是挨到了揚眉吐氣的時候。

    他夸張地大笑三聲:“武君,今日南墻酣戰,便是不算將軍拆掉的六架攻城器,也是殺敵四千,自損二百,大勝也!”

    柴武一臉郁悶:“尊上,那韓奇大約就是前日夜襲之將,他對山塬防御知之甚詳,連大輪檑木都有防備。此外,我看他陣中云梯甚多,卻從不用,怕是仍存了夜戰的心思?!?br />
    “匈奴之中少有克忍的智將,你運氣好……”李恪也覺得無奈,嘆口氣對陳平說,“東塬可多配幾支備軍,只要輪替得法,將士們就有空余休息?!?br />
    陳平領命曰:“嗨?!?br />
    “還有公子……”李恪看著扶蘇,“我知你心有不忍,但戰則重典,士氣乃重中之重。我建議你換些思路,譬如組織那些膽小怯戰的人上冰塞去參觀,近有尸橫,遠置柴堆,還是挺能唬人的?!?br />
    扶蘇笑著搖頭:“已經叫人領著怯卒去看了,順道還叫他們去了平戎的醫所。老卒就醫,莫看身上血跡斑斑,罵起人來還是比我氣壯?!?br />
    “只要不用摘人腦袋,你總是有辦法……”李恪沖扶蘇癟了個嘴,揮手結束聚商,“各自歸位,士卒輪替,此戰能否平滅匈奴,就看諸君能不能守住腳下這片山坳了?!?br />
    眾將肅然起身,抱拳應諾:“我等必守土不失,為玄鳥主龍庭,大秦昌萬世!”

    “昌萬世么……去吧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僅僅相隔了三里草場,匈奴王駕之所。

    頭曼默默站在原處,望著戰場,不言不動。

    遠處有一條隔絕南北的火帶,烈火燎原,人畜難近,那滾滾的濃煙堆云掩日,讓火光幾乎成為遠所近前唯一的光源。

    若是在秋冬旱季,這樣的火無疑是牧民的噩夢,它能蔓過半個草原,所及之地,把一切都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可現在卻是初夏,早春的融雪浸飽了土地,昨日的一場大雨,又讓每片草葉都沾了水汽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濕潤環境中,什么樣的火都燒不了太久。這場火甚至連今天的戰事都終結不了,無論是李恪還是頭曼,都只把它視作角力中場的一陣喘息。

    所以火不重要,那被烈火隔斷,哀號著發起無謂沖鋒的二千健兒也不重要,頭曼之所以在中歇時依舊杵在這,只是因為心有困惑。

    事情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樣?

    頭曼用力地想,總算找到了一點頭緒。

    庫爾勒……

    左賢王庫爾勒,匈奴第二大部燕然部的主人,一個巨大聯盟的領袖,同時也是頭曼最大的競爭者與支持者。

    此次大戰,他和他的盟友組建了十萬大軍對頭曼傾力支持,結果才導致燕然空虛,在上個冬天,被李恪端了老巢。

    這是一切的發端。

    那之后事情就開始失控了??舛氈懷鷙拚勰?,以大軍為質,部落為禮向他借兵。

    他貪戀燕然的富饒與廣闊,也不曾多想,就把自己的王帳軍借了出去。

    現在想來,牧人怎么能把守護羊群的猛犬借人呢?

    他果然遭了報應。

    庫爾勒大敗身死,他的權威受到置疑,冒頓和右賢王勾連不清,隱隱有了謀反的意圖。

    他處決了他們,借老對手蒙恬的手,在抽身之前,把這兩人和忠于右賢王的五萬騎士送進了死地。

    可任他趕緊趕慢,他還是遲了。

    李恪入主狼居胥,而他,頭曼,匈奴的單于,王庭的主人,全天下最有威勢的馬匪頭目,卻被這個世上最貪婪的馬匪打劫了!

    王庭從未如此干凈過……

    看著那此守在草原,卻餓得皮包骨頭,連野狼都懶得下口的牧民,頭曼知道,自己這次真的被人逼上了絕路。

    李恪在這必定是受了蒙恬的指使,李恪死守必定是蒙恬的又一個圈套,這樣的圈套,頭曼在兩次交手的過程中親歷了無數次,只要冷靜下來,就能一覽無疑。

    他本該跑的。

    可是沒有牛羊,沒有馬群,他親手葬送長子,李恪又幫他殺掉了幼子……

    殺死之仇,奪畜之恨,王庭之恥,威儀之失……他若是敢下令撤軍,麾下的大軍就會在一夜之間星散消亡。

    他別無選擇,這將是一場時間的競奪。

    在蒙恬的大軍來到前,蕩平李恪,報仇雪恥,頭曼就仍是匈奴人的單于。

    他手上還有二十萬大軍,草原到處都是游散的部落。便是一時失去了狼居胥山,他也可以在北海的溫泉地重立王庭,東山再起!

    若是失敗了……

    頭曼的眼神變得越來越利。

    火開始小了……

    他撥轉馬頭,背向冰塞,面對著手下的將軍們。

    “從現在開始,收起所有的花招和念頭。各軍輪替,日夜攻城,就是推,也要把冰塞推倒,蕩平,不惜代價!”

    “遵單于令!臣等……死戰!”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