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电竞比分网 > 無恥術士 > 無恥術士最新章節 > 第二百四十五章 匿名者

無恥術士 第二百四十五章 匿名者


    姜苑遲第一次向徐楠介紹巴博薩的時候,曾經明確地告訴過他,這位年輕的傳奇巫師只有二十余歲。

    而在極光慶典持續的這段時間里,徐楠偶爾也從其他人口中聽到過巴博薩的一些事跡。

    種種跡象表明,在絕大多數人的印象和認知里,巴博薩確實只有二十歲。

    這和霍福德說的不一樣。

    徐楠按耐住了自己蠢蠢欲動的第六感,向霍福德確認了一下說辭。

    “確定?當然可以確定?!?br />
    “我還記得當初他被巴貝拉女士帶回斯蒂芬桑時的場景呢!那時候他還是個小男孩兒,轉眼都長成大男孩兒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的記憶肯定沒有問題,我也不可能認錯人……”

    霍福德一口咬定自己的記憶沒有出錯。

    巴博薩是巴貝拉的弟子,很早之前就被欽定為預言學派首席的接班人,兩人以師徒身份相處的時間并不短。就在巴貝拉消失之后的不久,巴博薩接過了預言學派的大旗,很快就成為了傳奇。

    以上是霍福德的說辭。

    這姜苑遲等人提供的說法出現了一部分偏差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?!?br />
    “飄忽不定的年齡嗎?”

    徐楠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霍福德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,那么這位年輕的預言學派首席的身上,恐怕隱藏著更為重要的秘密。

    這種隱藏極深的大佬,還是不要招惹的好。

    “東西到手了嗎?”

    關于巴博薩,徐楠心中已經有了猜測。不過他暫時沒興趣也沒能力去插手傳奇巫師的布局,所以問起了自己最關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當然?!?br />
    魔法坩堝吐出來一本厚厚的書籍。

    這本書被一條好看的紅色絲帶扎住了,入手之后,徐楠便感覺到了一股充沛的魔力,這和斯蒂芬桑最常見的奧術力量不太一樣,更像是接近大自然的魔力。

    “《彌合書》的作者是凡莆,他是高等精靈時代的大賢者,寫這本書是為了普及高等精靈的文化習俗以及語言?!?br />
    “比起黃昏大廳里的其他藏品,《彌合書》算不上太珍貴,所以守衛力量不足是很正常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“作為主人最忠心耿耿的仆人,霍福德幸不辱命……”

    徐楠敷衍地點點頭,順手就忽略了魔法坩堝后續的自吹自擂了。

    其實現在的徐楠,對高等精靈語已經沒有了那么迫切的需求了。

    不過既然霍福德真的順到了這本書,他自然也會笑納。

    “等離開斯蒂芬桑,再吃掉這本書,以防萬一?!?br />
    徐楠謹慎地將這本書收好,順便在言語上對霍福德的優良表現進行了一波夸獎。

    霍福德則是有些受寵若驚。

    《彌合書》到手之后,徐楠覺得自己也沒有了在哈爾賽宮逗留的理由,便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結果霍福德有些奇怪地問道:

    “主人對煉金術辯論沒什么興趣嗎?”

    徐楠有些驚訝:

    “煉金術辯論會還在進行嗎?”

    巴博薩之前邀請他一同前去旁聽煉金術辯論會,他還以為只是對方編造的一個蹩腳理由。

    畢竟在經歷這么慘烈的戰爭之后,哪怕再要緊的事情,也得往后稍稍吧?

    霍福德說:

    “當然?!?br />
    “哈爾賽宮開啟的時間就這么幾天,就算裁決之筆拖得起,安蘇麗女士也不會允許哈爾賽宮繼續開放的?!?br />
    “竊魂怪的入侵只是暫時打斷了煉金師們的撕逼,這會兒估計已經重新開始了?!?br />
    徐楠陷入了猶豫。

    他確實對煉金術辯論會有點興趣。

    他手里還有海倫娜給的神之煉金術的能量石呢!怎么可能會毫無興趣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已經拒絕了巴博薩,萬一回頭撞上了,豈不是很尷尬?

    “那么多人,應該不會撞見吧?”

    “巴博薩就算真的有什么陰謀,也不會這么明目張膽吧?”

    最終,徐楠還是說服了自己,決定悄咪咪地去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不由詢問霍福德:

    “你也是一名煉金師,關于兩種煉金術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霍福德自然而然地答道:

    “我是均衡學會最厲害的神器,您覺得呢?”

    徐楠忍不住吐槽道:“你還是斯蒂芬桑的鎮城之寶呢?還不是偷偷到我這里當了二五仔?”

    霍福德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您說得對?!?br />
    他嘆氣說:“不過有一點我需要補充?!?br />
    “我并不是偷偷當了二五仔,而是光明正大?!?br />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話鋒一轉:

    “至于兩種煉金術,我只能說,所謂的不穩定煉金術,根本就是一個扯淡的騙局!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讓我遇到那個什么人造玩偶,我會把它打的媽媽都不認識!”

    “還有那個在報紙上宣揚異端邪說的匿名者……呵呵!”

    徐楠咳嗽了一聲,假裝低聲道:

    “如果說,那個匿名者是我呢?”

    霍福德一直喋喋不休的大嘴巴張得老大,似乎是被唬住了,旋即他忽然松了一口氣,眼神復雜地看著徐楠: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您?!?br />
    徐楠饒有興致地問: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霍福德認真地說:

    “那位匿名者的文章我都看過?!?br />
    “客觀地說,以您的煉金術水平,應該寫不出這么深刻的學術文章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黃昏大廳,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盡管徐楠心中有了預估,但親眼看到這熱鬧的場面,還是有些吃驚。

    “斯蒂芬桑的煉金師數量還真是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這些煉金師的熱情程度,還有捍衛自身理念的堅決程度,那位匿名者如果膽敢現身的話,估計會被唾沫星子給淹死的吧?”

    艱難地穿梭在人群之中,徐楠在心底默默感慨著。

    黃昏大廳的中央,是一個還算開闊的臺子,臺子上點燃著上百只蠟燭。

    一只毛茸茸的火紅色精怪正在蠟燭上跳舞。

    它每跳過一只蠟燭,身上燃燒的火焰就會將蠟燭點燃,然后跳向下一只蠟燭。

    有四名工作人員小心翼翼地跟隨著那紅色的精怪。

    他們會迅速熄滅掉被點燃的蠟燭,以確保大廳里絕大多數的蠟燭都是熄滅狀態。

    可惜那紅色的精怪跳的太快了,工作人員雖然都是巫師,但也忙得手忙腳亂。

    徐楠的目光在那紅色的精怪身上停留了很久。

    這就是黃昏大廳封印的最強大的神器——裁決之筆。

    根據霍福德的介紹,裁決之筆自身秉承的法則是公正公平,號稱能裁決多元宇宙內的一切事物。

    但其醞釀出來的靈性則是一個非常調皮的家伙。

    它最愛的運動就是點蠟燭。

    眼前這滑稽而古怪的一面,只是煉金師們請裁決之筆出手必須滿足它做的事情罷了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徐楠決定找個好位置看戲。

    結果他在通道附近徘徊很久,都沒找到一個合適的看熱鬧的位置。

    人實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剛好就在這個時候,一個溫和的聲音響了起來:

    “徐楠先生,這邊有位置?!?br />
    一只手出現在了徐楠面前,原本擁擠的煉金師們忽而讓開了一個身位的空當。

    徐楠下意識地抓住了那只手,被那只手領著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結果下一秒,他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妙。

    “這是【附聲術】?”

    “我居然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?!?br />
    徐楠有些驚駭,而當他看到那只手的主人之后,這份驚駭就更甚了。

    是巴博薩!

    這位年輕的傳奇巫師站在正站在看臺上,那只引領徐楠一路穿越人群的手也是他用法術變幻出來的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非常厲害的幻術!

    無論是那聲音,還是那只手,都是法術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以徐楠的魅力和意志,再加上羅恩術士的血脈,一般來說足以豁免掉大部分的幻術,但面對巴博薩的邀請,他居然無聲無息地就上鉤了。

    預言系的傳奇巫師也有這么精通幻術的嗎?

    徐楠調整好心態,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相信巴博薩不敢明著對自己下手。

    霍福德還在旁邊看著呢!

    可惜這神器頭子壓根沒看出來,還非常高興地和巴博薩打招呼道:

    “你好!巴博薩先生,很多年沒見到你了,你比那時候高了很多,也壯了很多?!?br />
    巴博薩略有些局促地打招呼道:

    “你好,霍福德先生?!?br />
    他說了這半句,注意力重新轉移到了徐楠身上,他的臉上流露出一絲歉意:

    “很抱歉,徐楠先生,我本來也不想用這種手段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我必須要確認一件事情?!?br />
    “在此之前,我必須要澄清一點:我本人對神之煉金術沒有任何興趣,我也不會做任何傷害你的事情,我只是不想神之煉金術的力量被濫用?!?br />
    他果然知道!

    徐楠心中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巴博薩既然選擇主動戳破了這件事,那么現在,應該就是他準備和自己攤牌了。

    他對此究竟知道多少?

    他和海倫娜是什么關系?

    他一個預言學派的巫師,據說不懂煉金術,為什么會攙和到煉金師的紛爭中?

    徐楠看著巴博薩,對方的眼神倒是挺真誠的,似乎不是什么窮兇惡極的壞人。

    但徐楠很清楚。

    長得好看不代表對方就是個好人,眼神好看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面對傳奇巫師,徐楠嚴重缺乏安全感,雖然還不至于向羅芒求救,但他忍不住瞥了一眼霍福德。

    結果這位神奇頭子正津津有味地看著場內的辯論呢!

    他仿佛根本沒聽到巴博薩說的話。

    果然,這附近的已經被巴博薩掌控了。

    只有徐楠一個人能聽到他說的話!

    徐楠心中的不安越發強烈,他一點點地開始調動天啟之力。

    這是為了以防萬一。

    “你想問什么?”

    徐楠這是默認了自己和神之煉金術有關的事實。

    畢竟次元口袋里的能量石已經燙的不行了,巴博薩這種級別的巫師既然參與進來,就肯定有辦法確定能量石的歸屬。

    “我想聽聽您對兩種煉金術理論的看法?!?br />
    出乎徐楠預料的,巴博薩居然拋出來這么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這讓徐楠左右為難啊。

    我能有啥看法?

    我就一學渣渣?。??

    無論是等價煉金術還是不等價煉金術,對徐楠來說都是差不離,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等價煉金術他入了個門,不等價煉金術他還沒入門而已。

    這太難了。

    他憋了足足五分鐘,才憋出來這么一個看法:

    “我覺得吧,都挺好的?!?br />
    徐楠自己都覺得有點尷尬。

    于是他又補充了一句:

    “哪個厲害用那個唄!”

    這也是羅恩術士一貫的實用主義原則了。

    關于理念之爭,徐楠壓根不在乎,他就想知道哪個強!

    哪個強用哪個。

    就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巴博薩似乎被徐楠簡潔的答案給震住了。

    他沉默良久,才緩緩道:

    “這確實也是一個解決問題的思路?!?br />
    “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暫時還無法確認哪個厲害呢?又或者,比較弱的那個有更大的潛力呢?”

    徐楠已經破罐子破摔了:

    “那就看哪個便宜!”

    巴博薩愣了一下:“哪個便宜?”

    徐楠義正言辭地說:

    “當然?!?br />
    “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,性價比很重要!”

    巴博薩表情不變,似乎在回味徐楠說的話。

    搞得徐楠心里七上八下的,這位傳奇巫師不會真的在認真地參考自己的意見吧?

    “我現在有點明白,海倫娜為什么要把能量石交給你了?!?br />
    巴博薩輕輕一嘆。

    “您認識海倫娜?”

    徐楠試探性地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巴博薩點點頭:“當然?!?br />
    “我們是朋友?!?br />
    “海倫娜參加鎏金奧克羅杯所需要的推薦函,也是我給的?!?br />
    徐楠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的腦海中所有的靈感火花全部迸發。

    一條隱形的線,快速地將最近發生在斯蒂芬桑的事件仿佛像串珍珠那樣串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那這場辯論會……”

    他怔怔地看著巴博薩,心里泛起濃濃的恐懼。

    巴博薩輕輕地點點頭:

    “這場辯論會,就是我想要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我,就是那個匿名者?!?br />
    最后那一句,徐楠仿佛聽到了巴博薩的聲音變得無限大。

    一時間,他感覺到全場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這里。

    臺子上,那個講述了半天均衡學會理念的煉金術大師也露出了震驚之色。

    事實上,均衡學會的煉金術理念已經講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等待那位匿名者登場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沒想到,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,自稱是匿名者的人,竟然是斯蒂芬桑八葉之一!

    那位在所有人印象里,非常年輕、不懂煉金術、低調靦腆的傳奇法師!

    巴博薩深吸一口氣,看上去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面對這么多人的注視,他的臉微微潮紅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,就是那個匿名者?!?br />
    他重復了一下剛剛的話,然后深深地看了徐楠一眼,繼而大步流星地走上了舞臺!

    ……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