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
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第636章 一較高下


    顧輕舟梳洗出來時,司慕已經走了。

    她也徹底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為了謹慎起見,顧輕舟去重新清點了保險柜里的印章,她記得之前并沒有關上柜門。

    結果,她發現了昨晚放文件的地方,還有一份。

    “咦?”她還當是司慕拿漏了。

    她拿出來看了看。

    一看,顧輕舟微愣:這是那份問診書,她騎車那次的。

    她早上起來迷迷糊糊的,似乎全部拿給了司慕,這份是單獨的嗎?

    還是

    這份在這里,司慕看到沒有?

    顧輕舟下樓,詢問副官司慕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副官說:“少帥讓人把文件送給顏總參謀,他自己出去了?!?br />
    顧輕舟心中頓時了悟。

    司慕肯定看到了。

    那文件是司慕放回去的。

    他單獨出門,也許是去詢問此事去了。

    顧輕舟折身上樓。

    她打算在過年之后,把這文件給司行霈看的。不管他相信與否,她都應該如實相告。

    她拿著這份文件,遲遲沒有給司行霈,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就不需要用這種東西來證明我的價值?!憊飼嶂凼欽庋氳?。

    這也是她為何不給司行霈看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的貞潔,不能用任何東西來衡量。司行霈對她的信任,也不是靠一份文件來維持,這就是為何顧輕舟始終沒有給司行霈看的緣故。

    將來有一天,她會給司行霈看的。

    假如鬧了誤會,她也會解釋。

    只是解釋完了之后,她大概會很失望的。

    可萬萬沒想到的是,被司慕先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這不能說明什么吧?”顧輕舟拿著這份文件躊躇。

    她要不要和司慕談談?

    稍微有點腦子都會明白,顧輕舟把這份文件藏在保險箱里,只有一個原因:她還沒有跟司行霈睡過。

    一旦他們倆做過,這份文件就沒有絲毫的意義。顧輕舟慎重藏起來,司慕肯定能猜到原因。

    顧輕舟需要這個證明。

    “會不會再次給他無端的希望?”顧輕舟問自己,“司慕他對我還有心思嗎”

    思前想后,顧輕舟決定要和司慕談談。

    她等了一上午,司慕沒有回來。

    顏太太打電話,問顧輕舟可要去吃午飯,顧輕舟就去了。

    她對副官道:“若少帥回來,讓他到顏公館來?!?br />
    副官道是。

    到了顏公館,顧輕舟再次遇到了日本人高橋荀。

    她眼眸微落。

    高橋荀就特別委屈:看到他,有必要不開心嗎?

    看顧輕舟那模樣,非常不樂意看到高橋荀。

    高橋荀自負風流蘊藉,容貌俊美,而且是異國人士,在南京深受名媛們的追捧,不知多少佳麗秋波暗送,怎么到了顏公館,就如此不受待見呢?

    這個時候的高橋荀并不明白,他在顏公館只有一個身份,那便是顏一源的狐朋狗友了。

    面對家里不爭氣兒子的狐朋狗友,自然沒什么好臉色。

    只是,高橋荀目前還沒有想通這一點。

    他非常熱情,沖顧輕舟笑了笑:“少夫人,多日不見了”

    顧輕舟頷首,叫了聲“高橋先生”,就挪開了目光,去跟顏洛水和霍攏靜閑聊。

    高橋荀更加委屈了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不理我?”高橋荀問顏一源。

    顏一源道:“我理你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吃飯的時候,高橋荀正坐在顧輕舟的對面。

    他似乎想要引起顧輕舟的興趣。

    就好像孩子,如果大人不理他,他就要刻意鬧騰。

    故而,顧輕舟吃什么菜,高橋荀就跟著吃什么菜。

    直到顧輕舟的眉頭緊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高橋先生,飯菜不合口味嗎?”顧輕舟直接問他。

    高橋荀道:“沒有啊,很美味,多謝顏太太的款待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就好好吃飯!”顧輕舟厲色。

    高橋荀仿佛被她的氣勢震懾,果然不敢再跟她搗亂。

    顏太太抿唇笑了。

    顏洛水和霍攏靜裝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顏一源心想:“今天的輕舟好兇,算了還是別惹她,免得自己也倒霉?!?br />
    飯桌上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們吃完之后,傭人端了茶水和水果,大家剛坐下喝茶時,傭人說司慕來了。

    顧輕舟就站起來。

    高橋荀的目光,立馬緊跟著顧輕舟。

    司慕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鐵灰色的軍裝,把他襯托得高大而威武,挺拔干練。他步履沉穩,倜儻雍容,竟是非常的貴氣與英俊。

    高橋荀難得自慚形穢。

    轉念他又想:“還是我比較漂亮!這種傻大個,有什么好的?”

    他下意識里,非要和顧輕舟的丈夫比出一個高下來。

    “吃飯了沒?”顧輕舟問。

    司慕道:“吃過了?!?br />
    他身后的副官,拎了幾個紙袋子。

    司慕接過來,交給了顧輕舟:“我路過百貨公司,被店員說得走不開,就給你們買了幾條圍巾,別嫌棄?!?br />
    顧輕舟笑了笑。

    她低頭瞧去:有寶藍色的,也有天水碧的、月白色的。

    正好四條。

    一條是顧輕舟最喜歡的月白色長流蘇的,一條是比較適合中老年人的寶藍色,其他兩條也挺清淡的。

    顧輕舟就明白,這是司慕精挑細選的,把大家都顧忌到了。

    “謝謝?!憊飼嶂鄣?。

    她先拿了那條寶藍色的給顏太太,剩下的三條,顧輕舟讓顏洛水和霍攏靜先挑。

    大家說起了年底的圍巾、坎肩和皮草,顧輕舟就趁機給司慕使了個眼色。

    司慕看到了,站起身。

    高橋荀也瞧見了。

    顧輕舟跟司慕出門,高橋荀等他們走出去之后,就借口去洗手間,偷偷跟在他們身后。

    顧輕舟和司慕并未走遠,他們就站在不遠處的涼亭說話。

    高橋荀悄悄尾隨。

    顧輕舟無奈嘆了口氣,對司慕道:“先去把那個人抓過來!”

    司慕回頭,也看到了不遠處柱子后面的高橋荀。

    他走過去,一把拽住了高橋荀的衣領,將他從柱子后面拖了出來。

    高橋荀沒防備,嚇得半死,頓時哇哇亂叫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放開我,懦夫小人!”他下意識用日語罵罵咧咧了。

    而司慕正好全部聽得懂。

    “你偷聽,反而成了勇夫嗎?”司慕冷哼哼問道,一把將他推搡了出去。

    高橋荀沒防備,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顧輕舟悄無聲息走了過來,居高臨下看著高橋荀。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 富贵棋牌下载 山水云南麻将麻将下载苹果 香港全年免费资料大全 韩国快乐8|计划 捕鱼达人3哪里下载 ag捕鱼王官方下载 pc蛋蛋开奖 浙江麻将怎么算胡 欢乐捕鱼人赢话费安卓 官方分分彩计划 闲来广东麻将苹果版 金蟾捕鱼怎么玩法 360十一运夺金走 打长沙麻将258必 街机捕鱼有什么技巧 手机挂机项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