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
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第1963章 范家的鉆戒


    范甬之總不肯自認卑鄙。

    他開導自己:無非是多看她幾眼,又沒有拖她入泥潭,何罪之有?

    這些話,經不起推敲。

    何止有罪?

    他無顏面再去見顏棋,家里又住不下去了,就在寒風凜冽的街頭逛了大半夜。

    后來,他到顏棋的那家飯店住下,卻沒有去打擾她。

    翌日,他才去敲門。

    顏棋尚未起,睡眼朦朧給他開了門。瞧見是他,她打著哈欠:“范大人,你這樣早?”

    倒頭又睡下了。

    范甬之走也不好,留也不好。

    顏棋足足又睡了兩個鐘,心情舒暢起床。瞧見獨坐的范甬之,她微訝:“你什么時候來的?”

    早晨迷糊著開門之事,她已然忘記了。

    “睡好了嗎?”范甬之問。

    顏棋點頭。

    她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“收拾東西,我下午送你回新加坡?!狽娥?。

    顏棋道好。

    她已經來了七八天,該見的都見過了,該玩的也玩了,心滿意足。

    她要換衣裳,范甬之臨時出去了。

    收拾了一通,他們倆去吃了不錯的法國菜,這才趕赴機場。

    上了飛機,范甬之拿出了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“我父親給你的,理應是你的。就是一枚普通戒指,不過是看著它貴重?!狽娥?。

    顏棋笑,把戒指裹在他掌心。

    她沒有收:“范大人,你不希望我拿的東西,我絕不要!”

    范甬之心被狠狠抽痛一下。

    他父親說,他一旦錯過了顏棋,可能再也找不到這么好的姑娘;他父親也說,艾爾未必是遺傳病。

    他突然伸出另一只手,緊緊握住了顏棋的手。

    他的情緒差點失控。

    顏棋又說:“我有很多的鉆石,戒指也有好幾個。有我媽咪給我買的,也有我姐姐買給我的。每次看到人家訂婚有戒指,特別好看,我就非要磨著我媽咪給我買一個?!?br />
    范甬之:“......”

    飛機夜里在新加坡降落。

    李暉開車過來接他們倆。

    他笑問顏棋:“顏小姐這次去倫敦,玩得開心嗎?”

    “挺開心?!毖掌宓?,“我們去看了艾爾,還去看了雪景?!?br />
    李暉詫異從后視鏡看了眼范甬之。

    范甬之的表情隱藏在黑暗中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您見過小小姐了?”李暉笑道,“她還好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?!毖掌搴孟褳蝗幌肫鵒蘇獠?,“我走的時候,沒有再去看她。不過,伯父說她已經清醒了?!?br />
    范甬之這時候才開口:“已經沒事了?!?br />
    李暉不敢再答話了。

    顏棋一下飛機就脫外套,此刻穿著一件襯衫,一條長裙,仍是覺得很熱。

    新加坡和倫敦是冰火兩重天。

    她微微冒汗,催問李暉:“到了沒有?”

    李暉把汽車開得飛快。

    車子到了顏家附近,已經是凌晨一點多。

    范甬之道:“這么晚了,還是別打擾家里人,我送你到飯店?!?br />
    “回了新加坡還住飯店?”顏棋不同意,“我要回去換衣裳、洗澡,我快要熱瘋了?!?br />
    汽車停下,值夜的傭人開了小門。

    顏棋拎著行李,跟范甬之道了聲晚安,就消失在門后了。

    她一下車,范甬之換到了副駕駛座。

    李暉趁機問他:“少爺,顏小姐見過小小姐了?”
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“您有什么打算?”李暉又問。

    范甬之的手插在褲子口袋里,觸及那枚鉆戒。微涼堅硬的觸感,硌著他的指腹。他有一下沒一下摩挲著。

    他深知自己不負責任。

    要是個善良有責任心的人,他真不應該追到新加坡來。

    “不要多嘴?!彼岳鈮退?。

    李暉道是。

    車子慢慢開著。

    沉默著的車廂里,范甬之突然自言自語開口:“無非是仗著她事事不計較......”

    一直欺負顏棋的人,其實是他。

    他不過是見她不上心,不似其他女孩子那樣敏銳,才敢如此放肆。

    李暉一句話也不敢接。

    顏棋不知范甬之的煎熬。

    艾爾的事、鉆戒的事,都不上顏小姐的心,只有那場雪景,震撼了她。

    她沒有帶禮物,卻不停跟人嘮叨蘇格蘭之行的壯觀。

    “范大人還給我拍了很多照片?!彼耘笥閹?。

    同時,陳安妮和她丈夫也度完蜜月回到了新加坡。

    “......跟你說一個秘密?!背擄材萆襠襁哆?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有小寶寶了?!背擄材蕕?。

    顏棋大喜:“真的?”

    上次他們見面,顏棋還說想要雙胞胎,后來又說想要三個孩子,總之她是很希望將來可以結婚生子的。

    “說真的,棋棋,范先生還沒有求婚?”提到這點,陳安妮非常不滿,替好友憤憤不平。

    若說平時沒機會,那么范先生特意帶顏棋去英國,去看雪景。那么浪漫的時刻,為什么不求婚?

    若是無心結婚,那他又為什么和顏棋那么親近?

    “范大人是這個世上最好的人?!毖掌逭?,“他不想求婚,自然是對我好?!?br />
    陳安妮:“......”

    后來,陳安妮氣不過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應該多管閑事,卻又覺得范甬之拖拖拉拉,耽誤顏棋。

    于是,她特意約了范甬之。

    她丈夫不是很贊同,卻又拗不過她,只得陪著同去。

    范甬之先到。

    陳安妮和秦先生一坐下,她就開門見山:“范先生,你知道很多人追棋棋的,誰也沒資格消遣別人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范甬之一張冰山臉,此刻也有陰云密布的趨勢。

    陳安妮繼續道:“她家里人不好說什么,我一個外人,不怕得罪你。我要替棋棋說幾句話。她雖然事事不介意,可你范先生呢?你也和她一樣嗎?你心里過意得去?”

    范甬之緊緊握住了杯子。

    秦先生見妻子說話越來越難聽,打了個圓場。

    “你慢點說,范先生估計是在等時機,對吧范先生?”秦先生道。

    范甬之沉默著。

    陳安妮還要說什么,他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銀行還有事,告辭了?!彼苯幼呷?。

    陳安妮很生氣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都給他臺階下了,他還是不松口?!背擄材蕕?,“他就是戲耍棋棋!那么體面一個人,做事如此不光彩,簡直可恨!”

    秦先生安慰她。

    此刻,秦先生也不得不同意妻子的話。陳安妮不是平白無故的撒火,范甬之那意思,似乎真沒有和顏棋結婚的打算。他是吃準了顏棋非他不可?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 两肖两码料 手机打鱼游戏下载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 经典麻将单机版 互联网金融靠什么盈利 大庆微乐麻将下载 30选5开奖结果今 星悦麻将 高手平特一肖论坛 小数定双码解一生肖 辉煌官方app下载 捕鱼来了吧 广西十三张棋牌下载 天天爱捕鱼有辅助工具嘛 金7乐电子走势图 英超回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