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
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第1792章 軍裝


    顏愷新宅的客房,換了干凈整潔的被單。手機端

    被單柔軟。

    陳素商過來之后,先洗了個熱水澡,然后滾到了床,不太想起來了。

    她在香港,心里壓力太大,吃不好也睡不好;到了新加坡,那些術士、那些符咒離她很遠,她享受著難得的平靜。

    顏愷敲門:“素商,你好了沒有?”

    陳素商道:“好了。你進來吧?!?br />
    她沒有鎖門。

    對于顏愷,陳素商是不設防的,覺得他不會亂闖進她的房間,故而門都沒有反鎖。

    門被打開,她卻是微愣。

    繼而她忍不住笑起來。

    顏愷換了套英式的海軍軍服,挺括的軍裝,襯托得他身材筆挺,氣質硬朗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個寬肩長腿的男人,合身的軍裝,把他的俊朗勾勒得越發明顯。

    陳素商瞧著他這樣挺拔英俊,心突然想到:“他和蘇曼洛很般配,都是漂亮人?!?br />
    他們的這種漂亮,是灼目的,有種張揚跋扈的囂張。

    袁雪堯也挺好看,卻更偏向于陳素商那種,內斂而低調。

    “......怎樣?”顏愷問陳素商,表情是得意洋洋的。

    他臉陽光,是家庭溫暖孕養的,從骨子里露出來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,顏家的女孩子,以及司玉藻,都有這種開朗和陽光,能照耀別人,帶來樂觀和進。

    陳素商卻沒有。

    她有點看癡了。

    以前她媽對她說,最好的婚姻,是對方身有你最想要的,這點愛情更加靠譜。

    顏愷身,有陳素商很想要的,只可惜,他跟她緣分這樣淺薄,沒有相愛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好看!”陳素商笑道,“像個海軍了!”

    顏愷有點不好意思:“跟我姑父要的,特意去軍需處量了尺寸訂做的。你以前說,海軍制服好看?!?br />
    “特意穿給我看?”陳素商問。

    顏愷笑道:“是的。你一路辛苦到新加坡來,總要感謝你?!?br />
    陳素商又笑起來:“你這感謝,挺別致?!?br />
    “博人一笑。你高興了,算我的感謝到達了?!毖這?。

    陳素商收斂了笑容,很認真道:“我很高興,謝謝你這樣用心?!?br />
    顏愷脫下了軍帽。

    他坐到了旁邊的椅子,問陳素商最近在香港忙什么。

    陳素商說天天學習。

    顏愷則說他在馬尼拉的生意。最近有不少的特務機關找他,他都沒接,想把自己手下那批人再訓練半年。

    “磨刀不誤砍柴工,我姑姑說的?!毖這?。

    陳素商聽他總是提起他姑姑、他姑父,又想到司玉藻那樣明媚又自信的性格,對他姑姑和姑父有點好。

    “是司家,對嗎?”陳素商問,“我都沒見過司元帥和司夫人?!?br />
    顏愷失笑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不這樣稱呼我姑姑和姑父。軍的人叫我姑父師座,以前是這樣稱呼,元帥是他家老爺子;叫我姑姑則是司太太,并非司夫人?!毖這?。

    陳素商問他,這有什么典故。

    顏愷說起了顧輕舟他們以前的事。

    兩個人聊了很久。

    樓下電話響了好幾次,傭人接了,一直沒敢樓通稟。

    到了第四次的時候,傭人終于小心翼翼走過來,隔著房門對顏愷道:“少爺,醫院打過來的電話,蘇小姐醒了?!?br />
    顏愷的表情一緩。

    陳素商道:“我想睡一會兒。你去看看她。等我睡醒了,你看完了,你帶我去吃好吃的?!?br />
    顏愷站起身:“那行,你休息一會兒?!?br />
    陳素商真有點累了。

    顏愷出去了之后,她的意識逐漸模糊,不過片刻陷入了夢鄉。

    她無端做了個夢。

    她夢到了自己結婚那天,她母親在哭,不停流出了血淚。她又心痛又無助,抱著她母親也在哭。

    醒過來之后,她茫然坐在床,心想:“我到底在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她之所以想留在新加坡,無非是逃避學符咒的枯燥與痛苦。

    可新加坡不是她的家,她和顏愷的之間,除了那點看不清楚的面相,也沒什么牽扯。

    她立馬起床穿衣。

    傭人問她要去哪里。

    陳素商道:“我要去給我媽墳?!?br />
    傭人替她喊了司機。

    汽車開到了墓地,陳素商給陳太太了香。寒雨未歇,陳素商撐傘,細細擦掉了墓碑傷那幀照片臉的水珠。

    她低低叫了聲“媽”。

    她半蹲在目前,跟陳太太閑聊了幾句,說她在香港一切都好,師父很照顧她,讓陳太太別擔心她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出了墓地。

    她對司機道:“送我去機場?!?br />
    司機微訝:“現在?”

    “對,現在?!背濾厴痰?。

    她原本的計劃,也是今天來、今天回,霍夫人替她申請好了航線。

    只不過顏愷挽留,她才多逗留了片刻,錯過了也沒關系,反正顏愷隨時也能替她弄到返程的航線。

    那個夢,毫無緣由,卻也把她的好心情破壞殆盡,她只想趕緊回家。

    符咒還是要學的,逃避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“不告訴少爺?”司機問。

    “你回頭再告訴他,說......”陳素商想給自己的離開找個更合理的借口,“說我接到了道長的電話,香港有急事?!?br />
    司機道是。

    陳素商了飛機。

    飛機啟程,離開了新加坡。

    顏愷在醫院里,見到了蘇醒過來的蘇曼洛。

    她好像不太會說話了,腦子里一片混沌,連人也不認識了。

    蘇鵬急壞了。

    醫生再次給蘇曼洛做了個檢查。她沒有緣故的昏迷,又沒有緣故的清醒,這間透著現在醫學無法解釋的神,主治醫生的心情一直很復雜。

    一圈檢查下來,仍是沒什么大礙。

    “再修養些日子。她昏迷這么多天,出現了認知障礙,也是很正常的。多跟她說話,情況若是再無好轉,可以轉院去歐洲的大醫院瞧瞧?!幣繳?。

    醫生走后,蘇鵬和顏愷都圍著蘇曼洛。

    她呆呆的,神色木訥,面頰枯瘦,有點不太像她了。

    直到晚九點多,顏愷一看手表,發現錯過了晚飯時間。

    他留陳素商吃飯的,誰知道.....

    他心下一驚,想起陳素商生氣打人的事,覺得她此刻肯定不高興。

    是他挽留她的,卻又缺席。

    “蘇將軍,我得走了?!毖這?,“我還有點事?!?br />
    蘇曼洛卻突然驚叫了聲。

    顏愷忙問她怎么了,她趁機死死抓住了顏愷的手。

    “曼洛,你想要什么?”蘇鵬也走過來問。蘇曼洛不回答,只是死死攥緊了顏愷。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 安徽麻将大全苹果版下载 赚钱的互联网项目 王中王精选公开一肖一码 德甲球队英文名 四人长春麻将小鸡飞蛋 体育彩票e球彩走势图 德甲有哪些俱乐部 体彩顶呱刮自助售卖机 实况足球 永利皇宫棋牌正规吗 22选5彩票选号技巧 微乐江西麻将下载手机版 2分彩走势分步图 中超联赛门票 欢乐斗牛棋牌游戏 网络捕鱼游戏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