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
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_第1605章新衣、新路


    徐歧貞半蹲下身子,正在給她的繼女顏棋擦臉。

    小孩子吃得一臉臟兮兮的。

    客人們都告辭了,就連顏愷也跟著玉藻跑了,餐廳里只剩下伙計和徐歧貞、顏棋。

    伙計們的小聲議論,傳入了她的耳朵:“是那位山本小姐吧?”

    他們放低了聲音。

    徐歧貞不明所以,她站起身,瞧見山本靜正要過馬路,而顏子清拉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山本靜走得急,顏子清這么一拉,就把她整個人帶入了懷里。

    伙計們倒吸一口涼氣,連忙找借口走開,整個餐廳里靜得落針可聞。

    徐歧貞瞧見顏子清直接拉開了旁邊的車門,把山本靜塞了進去。

    然后,他重重關上了。

    汽車沒有動,他自己則轉身回到了餐廳。

    他抱起了顏棋,問徐歧貞:“忙好了嗎?忙好了咱們回家?!?br />
    徐歧貞道:“嗯,已經忙好了?!?br />
    他們出來的時候,山本靜的車子仍是沒有開,她透過玻璃看著他們,目光說不出的陰沉。

    徐歧貞沒有斜視,跟在顏子清身后上了自家汽車。

    顏棋和徐歧貞坐在后座,小孩子一直依偎著徐歧貞,她低聲問:“媽咪,爹為什么生氣?”

    她聲音很輕,顏子清還是聽到了。

    他臉色略微緩和了些。

    然后,他聽到徐歧貞柔聲細語對顏棋道:“大人有時候心情不好,就會生氣,比如小孩子會哭一樣?!?br />
    “媽咪,我不哭?!毖掌宓?。

    徐歧貞道:“你最乖了?!?br />
    顏棋就很開心把頭往她懷里埋,然后慢慢進入了睡眠。

    孩子睡熟了,整個撲在徐歧貞身上,顏子清從后視鏡看了眼:“你熱嗎?”

    天氣已經到了六月,新加坡的暑季開始了。哪怕開著車窗,吹進來的風也是濕熱的。

    顏棋六歲了,不算是小孩子,可她總是像個幼崽一樣粘著徐歧貞。

    “還好?!斃炱繒甑?,“我反正是出了身汗,回去洗澡就是了?!?br />
    她頓了下,又問顏子清:“你沒有跟山本小姐說清楚?”

    “我說過了,但是沒辦法?!毖兆憂宓?,“她很固執,也很自負。她不會聽我

    的。她說,她想要回顏愷?!?br />
    “還有呢?”徐歧貞問。

    “還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最近幾天都沒辦法和我靠得太近,你心里是有事的。除了顏愷,她還想要什么?”徐歧貞微微側頭。

    顏子清又從后視鏡看了眼她。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聲音不高:“我不會背叛我們的婚姻?!?br />
    徐歧貞很慎重想了想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回到顏家,顏子清把顏棋抱走了,徐歧貞去小西樓洗澡。

    洗澡的時候,她想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晚飯她和顏子清單獨吃,她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顏子清。

    “.......你已經救了我,我找到了自己的路。假如你還有機會得到甜蜜的愛情、幸福的婚姻,我不想成為攔路石?!斃炱繒甑?。

    顏子清看了眼她。

    他沉默著,沒說話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情,我雖然說不出來,但是我都明白,就連你的眼神我都懂。你所承受的痛苦,我都經歷過?!斃炱繒曖值?。

    默然良久的顏子清,輕輕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岐貞,咱們不應該談論這些。我最沒資格在你面前訴苦?!毖兆憂宓?,“我今晚想留在你這里?!?br />
    徐歧貞點點頭。

    顏子清這次沒有關燈,因為黑暗的房間、女人的氣息會讓他精神錯亂,他總好像回到了十年前。

    徐歧貞沒有異議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中,她一直看著顏子清的眼睛,她覺得他雖然很努力,還是有點失控般的報復,他弄疼了她。

    結束之后,徐歧貞對他道:“要不你再考慮考慮?”

    他做了嘗試,失敗了。

    他和徐歧貞的婚姻,沒有感情基礎,徐歧貞想要穩定的家庭,卻不想犧牲顏子清的未來。

    顏子清給她當拐杖,攙扶她走過了最難的階段,她已恢復如常了,不再需要死死拽住他。

    哪怕離婚了,她也是徐女士,不再是那個什么都不能做主的徐小姐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不放心我,以后多照顧我一點。新加坡你顏三爺說句話,我日子會好過很多?!斃炱繒晷Φ?。

    顏子清慢慢坐起來,倒了杯水喝。

    他沒有笑,片刻之后才說:“岐貞,別開玩笑?!?br />
    頓了下,他一口把涼水喝?。骸拔一崢悸前敫鱸?,從今天開始算起。半個月之后我給你答復,不管我做了什么決定,都不再反復?!?br />
    徐歧貞點點頭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,希望顏子清可以和她離婚,要不然她會越來越依賴他,失去自主的能力。將來他若離開,她會像失去顧紹那樣痛苦。

    所以,在她羽翼恢復卻又沒退化的時候,她希望可以離開。

    顏子清出去一趟,就把陳家的鋪子買了過來,這點徐歧貞是很感動的。

    曾經有多少人想買那鋪子,陳家都不會松口,然顏子清不過是一句話,陳家就要雙手奉上。

    新加坡這彈丸之地,顏家說話是有分量的,這點她父母不懂。

    可能是徐家還沒真正遭遇過困境,她父母才固守書香世家的那點傲氣,徐歧貞覺得很可笑了。

    她也想起上次顏子清的那件襯衫,他脫下來之后就放在徐歧貞這里了。

    徐歧貞的女傭洗了,洗不掉咖啡漬。

    她打算扔了的,卻在扔之前把尺寸記住了。

    她上街去了,給顏子清買了件一模一樣的。

    她仍記得那天他坐在咖啡館,穿著白襯衫的樣子,很好看,和平時的他有很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徐歧貞平時仍照料自己的餐廳。

    她招了四名學徒,幫她切菜、配菜,也會順便教他們。

    她的菜定價很高,一頓飯消費不菲,每天做中餐和晚餐,但只接受預約,每天接待三十桌客人。

    饒是這么貴,預約還是排到了半個月后,且回頭客很多。

    徐歧貞不算特別忙碌,做完三十桌生意,還能抽空畫畫。

    半個月很快過去了,她的京蘇小菜也成了新加坡的新貴,很是流行。

    同時,顏子清答應考慮的時間也到了。

    他慎重告訴徐歧貞:“我不會回頭?;故悄薔浠?,只要你不提出離婚,我會絕對忠誠于我的婚姻。但只要你提出,我也絕不會為難你?!?br />
    徐歧貞不著痕跡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我很高興聽到你這么說。現在的生活我很滿意,對你我也很滿意,我希望不要改變?!?br />
    然后,她拿出了白襯衫,“以后穿新衣、走新路吧?!?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 中原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qq四川麻将 波克棋牌下载大厅 申城棋牌娱乐 打麻将游戏在线玩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 哈灵上海麻将 竞彩足球彩票app 中国最大的网赚论坛站 天天真人麻将下载 捕鱼欢乐炸vip10卖多少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号码 东北麻将怎么玩 香港一波中特最准全年资料 喜乐彩官网 下载腾讯qq麻将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