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
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第1567章 她為什么走神?


    何微一路上都在想,霍爺在煩什么呢?

    是不是怕到了姐姐面前,不知道該如何介紹我?他

    親吻了她,也很關心她,并且讓她不要反悔。但

    是他從未說過他愛她、他需要她、且永遠不會離開她。

    何微一點也沒有戀愛的甜蜜,因為她擔心太多了?;?br />
    鉞以前說過要她的,后來沒有任何理由就不要了;喬治也說過要跟她共度一生的,卻又很快跟別人走了。

    現在,他們要去見司行霈和顧輕舟,那算是何微比較親的人,霍鉞滿面愁容,他是在擔心什么?

    擔心此事被其他人知道了嗎?

    何微的心沉了沉,她想起他此刻為難的樣子,心里又格外舍不得。她愛慕他,就不想他犯難。

    故而何微道:“霍爺,您見到了我姐姐,暫時別說我們的事。這次是瓊枝小姐結婚,姐姐剛出月子,要帶四個孩子,還要操心婚禮,肯定很忙?!?br />
    霍鉞轉頭,眉頭蹙得更緊。他

    突然伸手,捏住了何微的下巴,靜靜看著她的眼睛。何

    微有點瑟縮。

    她眼神一閃,霍鉞就收回了手,不太愿意逼迫她,只在心里嘆了口氣。兩

    個人不再說話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新加坡,何微發現來了很多的賓客,而顧輕舟是真的很忙,需要招待很多的朋友。

    那些朋友,何微都不太認識。顧

    輕舟想把她留在身邊,然而總有人擠過來。特

    別是一位叫顧輕舟老師的年輕女子,幾乎是寸步不離顧輕舟,而顧輕舟跟她的感情也很好。

    顧輕舟的孩子也有人帶。何

    微反而顯得百無聊賴。她

    到處走走,想抄近路從小樓那邊繞過去,結果走到了后窗聽到有人正在說話。何

    微看到了霍鉞。

    霍鉞正在抽煙,仍是很有心事的樣子,坐在他對面的人被墻壁擋住了,何微只得后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聽到了司行霈的聲音。

    司行霈說:“你又不打算結婚,問這么多干嘛?”

    何微耳邊清清楚楚嗡了下。她

    急急忙忙退回了墻角,非常的狼狽?;?br />
    鉞好像聽到了動靜,起身查看,只看到遠處幾位賓客正在閑談,他又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還沒有到吉時,新郎官不能去見新娘子,但是賓客們可以?;纛岣潘拘婿?,見到了穿婚紗的司瓊枝。

    司瓊枝那套婚紗很好看,霍鉞就問司行霈是在哪里定制的。

    司行霈很詫異,這才說:“你又不打算結婚,問這么多干嘛?”

    霍鉞隨手關好了窗戶,道:“誰說我不打算結婚?我到了這把年紀,也該成家了,就你能兒女成群嗎?你這德行都有個家,我也該有一個了?!彼?br />
    行霈是很了解霍鉞的,當即問:“你看上了誰?”霍

    鉞狠狠吸了兩口煙,沒回答,因為何微讓他不要告訴司行霈和顧輕舟,他不太明白她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看向了司行霈,突然道:“我不太了解現在的年輕人,不知道她們的想法和心思?!彼?br />
    的表情很嚴肅,司行霈就收起了促狹之心,問道:“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年輕的女孩子,她們的想法?!被纛狨久?,“你能感受到,她對你不是沒有感情的,可一旦你主動了,她又總是走神,而且悶悶不樂?!彼?br />
    行霈看向了他:“哪個女孩子,你具體說?!被?br />
    鉞嘆了口氣,道:“何微?!?br />
    司行霈笑道:“我知道她,輕舟很要好的妹妹,我孩子他娘很喜歡她。你不是很早之前就睡過她嗎?”

    霍鉞白了他一眼:“我沒有?!薄?br />
    沒有嗎?”司行霈詫異。他

    想了想又道,“那段時間我去了云南,后來我也沒見過她,我還以為你睡了她。你那時候不是很想睡她嗎,你還把人家的婚姻給攪合了?!?br />
    霍鉞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什么陳芝麻爛谷子的丑事,姓司的都要記住,并且會拿出來惡心他。

    霍鉞覺得這兄弟不如狗。

    “沒有睡,因為那時候我覺得她很努力,想讓她有更好的前途,我不是你?!被纛岬?。

    司行霈不解:“我怎么了?我對我家輕舟還不夠好嗎?我想讓她有前途,我就同意她念書,又給她存錢,又要和她結婚,我這才是對她的前途負責。你把人一丟,這叫為了人家的前途???”

    霍鉞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那時候沒想過要娶何微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何微像極了顧輕舟,只是他那段時間的一種偏好,和其他女人一樣。后來他見識到了何微的不凡,這才沒有動她。

    “......你有正經的沒有?”霍鉞煩躁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很少如此煩惱。

    司行霈正色道:“她為什么走神,你心里有譜嗎?覺得她不喜歡你?”

    霍鉞覺得不是。他

    如果覺得何微不喜歡他,他就不會親吻她。

    他看人還是很準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用自己的思維去考慮何微的想法,就對她后來的態度百不得其解,只能歸因于自己老了,不了解現在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想跟她結婚,問我妹妹的婚紗也是這個?”司行霈問?;?br />
    鉞道:“我這把年紀了,如果想找個女人玩,是不會去找她的。既然找了她,肯定是想和她結婚?!薄?br />
    你跟她說了嗎?”

    “說了?!被纛嶗碇逼?。司

    行霈似笑非笑:“霍爺,你別這么自信。你做青幫龍頭多少年了,說話留白三分都成了習慣,這也是你做龍頭的智慧。

    一個人的習慣和性格,怎么可能一下子改變?我不相信你對著女孩子,能直白說出你愛她,你想和她結婚成家這種話。你肯定是旁敲側擊。我

    現在明白了,人家是沒聽懂。普通人又不需要跟權貴應酬,哪有本事去聽你們這些大人物的弦外之音?”

    霍鉞整個人一愣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知道自己說中了,有點幸災樂禍,想知道這位平日在下屬面前深斂的霍龍頭怎么直白。

    如果有空,他真想去圍觀下。

    “我以為......”霍鉞深深蹙眉,“我是沒有直接說,但和直接說也沒啥差別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?”司行霈笑?;?br />
    鉞:“......”他

    以前很確定,現在被司行霈這么一攪合,他不確定了。他

    手下做事的,都是跟了他十幾年的老人,別說弦外之音,哪怕是一個眼神,他們也明白他的意思。這

    導致他平素說話的確不需要特別直白。

    然而何微閱歷有限,又跟他不算特別熟,她真能聽懂才奇怪了。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 遇乐棋牌安卓下载 天星山西麻将授权码多少 极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快速赛车是真是假 麻将来了组局怎么没了 20选5河北开奖 哈灵麻将官方版下载 白小一肖一码中特吗 熊猫娱乐棋牌下载安装 网上捕鱼如何反控制ip 辉煌棋牌5000上庄游戏 捕鱼王财神到 极速赛车10选1稳赢 巴萨欧冠 搬砖项目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