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
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第1481章 陌生


    何微想:“不知道霍爺怎么樣了......”

    這個念頭,只是在心尖一滑,很快她丟開了。

    當年霍鉞看不她,如今她變得市儈又庸俗,大概是更加不堪入目了。

    每次想到霍鉞,何微很自卑,恨不能把自己縮成一團,讓她所有的缺點都能遮一遮,讓自己看去不是那么平庸。

    如今學成歸來,并沒有給她自信。

    而當年對霍鉞的癡戀,隨著這些年求學的艱苦,慢慢也淡化了,心里只剩下一個微薄虛弱的影子。

    何微下了飛機,先陪著玉藻去了顏家。

    顏太太看到玉藻的時候,淚流滿面,祖孫倆哭成了一團。

    “外婆,外婆?!庇裨蹇薜靡櫬?。

    何微看著玉藻,想她在父母身邊時,像個快樂的開心果,原來在內心深處,她也如此想念曾經的生活。

    小小的孩子,知道什么是現實,不會時刻任性吵鬧,令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何微不好意思留在這里,跟旁邊的傭人說了聲,自己回家了。

    她已經算不清多少年沒有見到父母了。

    回到平安西街時,她看著那條熟悉的街道,居然重新整頓過,兩旁店鋪也翻新了,越發繁榮,有點意外。

    走進這條街,熟悉的街坊們都變了容顏,可沒人認識她了。

    他們打量著這位漂亮時髦的小姐,卻叫不出她的名字,只是在揣摩她想光顧哪家的生意。

    何微慢慢走到了何氏藥鋪,看著白玉匾額書寫“何氏百草堂”,看著深墨色的大門,絡繹不絕的病患,以及門口看守涼茶攤子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“生意真好?!焙撾⑾?。

    從店鋪精致的裝修,伙計嶄新的衣裳,都看得出藥鋪這些年經營得很好。

    她突然近鄉情怯。

    她每個月都給家里發電報,其實是跟同學商量好了,由一個人統一去發,幾乎都是相同報平安的句子。

    關于她的生活,她從未提過。

    而家里的電報,大概是半年一次,同樣簡單明了:“一切都好?!?br />
    她的還要敷衍。

    何微看著鋪子,再回頭看自己,好像站在忘川之畔,看前世今生一樣,總有點虛幻。

    “小姐,喝口涼茶嗎?清熱解暑,不要錢的?!斃』錛瓶吹剿ぷ懔似?,主動開口。

    何微這才回神。

    她走前,問小伙計:“還沒有到夏天,你們擺了涼茶?”

    小伙計笑道:“東家說了,這涼茶還能清熱解膩,平時喝一點對身體也有好處。我們小鋪子,送不了大東西,只有這些了?!?br />
    何微道:“那你給我倒一碗?!?br />
    小伙計約莫十七八歲,老練得厲害,應該是從小出來討生活的緣故了。

    何微尚未踏入家門,喝了一碗家的涼茶。

    一口飲盡,她這才鼓起了勇氣般,進了藥鋪。

    她看著掌柜、伙計,沒一個面熟的,旁邊的小梢間是問診的地方,門簾虛搭著。

    何微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她看到她父親坐在小桌子后面,正在給一位年人診脈。

    父親穿著很體面,但老了好多,頭發斑白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何夢德也看到了何微。

    他第一眼沒在意,略微點點頭,低頭要寫藥方時,心里好像被什么敲了下;他猛地再次抬頭,看到了何微眼里的淚光。

    “微......微微?”何夢德的手發抖,慢了半拍才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何微與家人的重逢,也是一次肝腸寸斷的哭泣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早,何微的眼睛還是腫的。她母親拉著她的手,說了一夜的話,她陪著抹了一夜的眼淚。

    “生意以前好多了?!焙撾⒌?。

    慕三娘說:“你姐姐走的時候,留下了幾個學徒,他們幫了大忙。后來做熟了,他們都出去自己謀生了,到底是把咱們鋪子做了起來?!?br />
    慕三娘又說,那些學徒出師的時候,何夢德都給了一大筆錢,寫了推薦信,讓他們去各處大藥房做坐堂先生。

    因為顧輕舟,何夢德在這行也算是熬出了名聲。他醫術不如顧輕舟,可起絕大多數的人,還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“你姐姐栽樹,咱們乘涼?!蹦餃锏?,“她前幾年還回來過,現在去了新加坡,也不知道哪一天回來?!?br />
    何微說自己見過了顧輕舟。

    對于何微的前途,何夢德夫妻倆都很舍不得她去香港,可只有這么個有出息的女兒,舍不得沒辦法。

    何微念了那么多的書,總不能把她關在家里做大小姐。

    雖說何家如今富足,卻也遠遠沒到豪門的地步,養不起大小姐。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時候得回去???”慕三娘問。

    何微道:“多住兩天?!?br />
    她去留學的時候,四個弟弟妹妹們都是小孩子,如今二妹學畢業,在廠子里做了書,其他小孩子也長大了。

    何微帶他們去逛百貨公司,路過一家咖啡店的時候,她看到了霍鉞。

    霍鉞正和他妹妹坐在咖啡店里說話。

    他沒什么變化。

    三十多歲的男人,身并沒有太多歲月的痕跡,青色長衫的霍鉞,仍是那么斯、儒雅。

    他天生警惕,何微的視線在他身停留了不過幾秒鐘,他立馬察覺,抬眸看過來。

    四目相對,何微先笑了。

    霍鉞一開始沒有認出她,直到她笑了起來,露出了她的小虎牙。

    喜怒無形的霍鉞,眼鏡片后面的眼神,有非常明顯的震驚,以及其他情緒。

    何微推了門進去。

    “霍爺,霍小姐?!彼譴蛘瀉?。

    她偶然也會想,自己還像小時候那么癡迷霍鉞嗎?

    直到再次見到,他風采依舊,在她眼里卻只是賞心悅目的好看,并沒有引起太多的漣漪。

    “我是何微,霍爺您還記得我嗎?”何微笑道。

    霍鉞嗓子好像啞了片刻,才道:“當然記得。請坐?!?br />
    何微道:“不了,我帶著我弟弟他們出來玩,路過正好看到您,來打個招呼?!?br />
    霍鉞的反應有點慢,他聽了這話,略微點頭,并沒有問她什么時候回來的,回來多久了。

    他的遲鈍,在何微看來是一種冷漠;而旁邊的霍攏靜,明明是認識何微的,卻眼皮都不抬一下,極其孤傲。

    何微訕訕,覺得自己進來搭腔有點失禮,人家根本不在乎她是誰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一個曾經連朋友都不算的人,突然跑出來打攪,大概挺無趣的。

    何微笑道:“我先去了?;粢?,很高興遇到您?!?br />
    霍鉞沒開口,只是輕輕一點頭,仍是很冷淡。何微會意,轉身走了。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 德甲联赛排行榜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雀魂麻将majsoul官网 欧冠冠军利物浦 快赢481查询 老版千炮捕鱼 幸运赛车的开奖网 麻将游戏单机版下载 网络赚钱项目 最简单的四人单机麻将 36选7大神推荐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能能赚钱的网游 星悦陕西麻将app下载 大仙一头一尾免费料 捕鱼大师现金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