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
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第1325章 自己出面


    金太太十一點半,準時到了燕回樓。

    大門口很安靜。

    她心中早有預料,倒也不吃驚,只是靜靜看了眼。

    司行霈肯定會搞鬼。

    如果他正常請客,反而是奇怪了。既然搞鬼,金太太倒要看看他能弄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了件明黃色的旗袍,圍了白色羊絨披肩,手腕上帶著兩支金鐲,耳朵上綴了金耳釘。

    她仍是通體的富貴逼人,仍是那樣張揚奢華卻不顯得庸俗。

    燕回樓的老板認識她,上前打招呼:“金太太,您怎么不提前打個電話?今天不湊巧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是司師座的客人?!苯鹛蚨狹慫?。

    大概是所有的氣質或者裝扮,都跟美麗的外表有關。

    當一個女人從身材到臉蛋無不精致時,她批紅掛綠也別有氣質,就像金太太這樣。

    老板回神,連忙笑道:“司師座說的貴客,原來就是您啊。您請,您請?!?br />
    正在此時,又有汽車停在門口。

    汽車里下來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男士看上去三十來歲,穿著筆挺的西裝,身材頎長高大,是王游川。

    他身邊跟著的,則是他的妻子秦紗。

    這對夫妻,明明快五十歲的人,卻愣是像三十多的,保養得極佳,幾乎要成為佳話。

    “金太太,好久不見?!鼻厴春?,和金太太打招呼。

    金太太那冷淡的態度稍微收斂,上前和秦紗寒暄。

    “......最近氣色很好,是有了什么好用的保養品嗎?”金太太問。

    “就是些燕窩?!鼻厴吹?,“燕窩真不能斷,一斷我就要長皺紋了?!?br />
    兩個女人談起保養,簡直沒完沒了。

    特別是秦紗,夸夸其談,讓其他人插不上話。

    老板想請她們去雅間,坐下慢慢聊,而后他又想到,今天沒有其他客人,打擾她們作甚?

    約莫聊了五分鐘,又有人進來。

    一看到此人,老板的腿軟了下。

    “總參謀?!崩習辶τ順鋈?,頭上直冒汗。

    這位是軍政府的總參謀,山西軍政府的二把手,葉督軍的親信。

    前幾天,他訂好了雅間。

    昨天老板打電話去告訴他,要退了這邊的雅間,他家沒人接。

    老板親自去了趟他府上,他家里人說他出城了。

    總參謀的太太很好說話,笑著安慰老板:“不妨事,等他回來,我會告訴他的。既然酒樓有其他的安排,您就先安排便是,我們不急這一時?!?br />
    不成想,這位總參謀大概是今天沒回家,從城外回來之后,直接過來了。

    他身邊,還跟著他的客人們。

    “總參謀,這......”老板牙齒打顫,臉色都白了,只感覺此事不能善了,“司師座說,督軍首肯了的?!?br />
    總參謀身邊,跟著幾位將領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剛剛巡查回來,聽聞此言,全部露出了不悅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一位旅長問,“這可是太原府,誰一手遮天?督軍也不會如此吧?”

    老板的臉色更白了。

    王游川和金太太,同時看到了這些人。

    秦紗低聲問王游川:“怎么回事?是不是阿霈他......”

    王游川噓了聲:“不知道,別問了?!?br />
    金太太卻聽得一清二楚。她微微冷笑了下,知道了司行霈的打算。

    于是,金太太和秦紗說了句失陪,就走到了門口。

    她和總參謀打了招呼,又對老板道:“總參謀是早就定下了雅間嗎?”

    老板已經滿頭冷汗:“是,是啊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請進來吧,我看今天也沒什么客人?!苯鹛?,“司師座昨天去請我的時候,可是對我了,我是貴客。

    清場,無非是不想讓貴客受到打擾。我不介意,相信司師座也不會介意的。既然訂好了雅間,你還想讓總參謀和諸位長官餓著肚子再去找酒樓嗎?”

    老板看了看這個,又看了看那個。

    “如果司師座問,你讓他來找我?!苯鹛?,“大家都聽到了,讓他問責我,不與你相干?!?br />
    總參謀的表情略微舒緩了幾分。

    他猶豫了下:“既然是司師座的宴請,我們也不好掃了他的雅興?!?br />
    金太太就是想給司行霈找點不痛快,故而道:“不掃興?!?br />
    總參謀身后還跟著數名將領。

    他這樣的身份,被酒樓趕了出去,實在不像話。

    金太太算準了他一定會同意的,故而再三挽留。

    果然,總參謀笑道:“那我就借司師座的勢,吃頓清凈飯?!?br />
    老板連忙領了他們進門,把他們安排在司行霈訂下的那間雅座隔壁。

    同時,老板也讓后廚再準備一些食材。

    安頓好了之后,司行霈和顧輕舟終于到了。

    跟他們一同來的,還有康家的姑奶奶康芝。

    老板怕這位正主犯渾,搶在司行霈進雅間之前,先把總參謀那事,告訴了他,順便把責任推給了金太太。

    司行霈眼眸一沉。

    老板嚇得心頭直跳。

    顧輕舟卻笑道:“人多熱鬧。總參謀那桌的飯錢,記在我們賬上,給他們上最好的酒菜?!?br />
    老板暗暗舒了口氣。

    司行霈沒言語。

    上樓之后,金太太先看到了他們倆,早已瞧了司行霈滿臉的不愉快,唇角微翹。

    “聽說總參謀也來了,我去打聲招呼?!彼?。

    他帶著顧輕舟,一塊兒去了隔壁雅間。

    總參謀似乎不高興,司行霈的神色也不對付。

    兩人虛假應付了幾句,旁邊其他將領看得膽戰心驚,怕他們倆吵起來。

    大家各有心思,以至于誰也沒看到,司行霈臨走時,給總參謀遞了個眼色,而總參謀眉毛微挑,示意司行霈放心。

    司行霈打完了招呼,回到了自己的雅間。

    客人到齊了,大家有說有笑,氣氛熱絡。

    康芝笑著對金太太道:“咱們是好些日子沒聚聚了,您還是這樣年輕,真叫人羨慕?!?br />
    金太太聽了這話,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康芝暗罵她老了,她還是能聽出來的。

    正要反駁時,小伙計開始上菜了。

    滿桌的菜,熱騰騰擺上了,顧輕舟先給諸位敬酒,徹底把金太太的話打斷了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金太太問司行霈:“司師座,你今天大費周章,不單單是請客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,我還想請您看戲?!彼拘婿?。

    說罷,他利落吹了個口哨。

    樓下那個戲臺,有個女子抱著琵琶,坐到了屏風后面。

    而屏風面前,則放了兩個大火爐。

    火爐里,炭火燒得紅火炙熱。

    四月底的天氣,不需要這樣的爐火,所有人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就見有個人,跌跌撞撞走上了戲臺。

    正是金千洋。金太太心頭大駭,猛然轉頭問司行霈:“這是什么意思?”

电竞比分网 www.495356.live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电竞比分网 舉報斷更錯誤

{ganrao} 心悦辽宁麻将手机版 千炮彩金捕鱼下载免费版 熊猫四川麻将电脑版 手机网赚app 天天街机捕鱼正版 豪利棋牌app二维码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 福州麻将技巧顺口溜 十一运夺金计划软件 中超直播 豪利棋牌0.4版本 财神捕鱼输了几十万 波克棋牌最新版下载 网络工作室怎么赚钱 足球魔方 姚记电玩娱乐